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那就做个海军吧 > 第286章 老友相见
 
  战斗的情况无需表述。

  毕竟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抵抗的单方面的杀戮,只需几首军舰一字排开,对着岛内不停的轰炸即可。

  不过在行动的过程中,也被海军发下了逃离出去的海军中将,萨龙的身影,对此作为其好友的库赞接受了处置萨龙的任务。

  虽然在行动之前也对战国表述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要对一群手无寸铁的学者下此狠手,但是却被战国否定了他的想法,毕竟一切都是世界政府的安排。

  作为海军,只要接受就好。

  也是在这一刻,库赞对于他心中正义的理念发生了一点偏移,这也是他接受处置萨龙的任务的原因之一,他希望从萨龙哪里解除自己的疑惑。

  那天夜里,没人知道萨龙和库赞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最后海军前来收尾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一个被冰封在沙滩上的巨大身躯,以及一个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冰封路径。

  当然这次的任务也与之前的情况有所偏差,比如,这一次萨卡斯基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原因的影响,并没有对着岛内运输平民的运输船下毒手。

  虽然那些人最后前往的地方也注定会在世界政府的监控之中,但是好歹也是留下了一条性命。

  对于妮可罗宾的悬赏依旧如期到来,关于她或许也是一个学者的消息在世界政府的那些探子中,查询到的只言片语中给翻找了出来。

  对于这样的猜测,不管妮可罗宾是与不是,都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于是一纸悬赏,直接将妮可罗宾的名号给印在了上面。

  “奥哈拉的恶魔。”

  这就是她在这次事件中获得的称号,悬赏金额七千九百万。

  不过,原本应该完成这次任务就应该返航的几人中,有一个违背了来自海军本部的命令,一个人向着西尔岛所在的海军支部行驶了过去。

  库赞。

  现在已经完全的陷入了迷茫的他,迫切的想要吸收更多的信息,比如说东苟之前究竟做了什么事情,竟然会引起世界政府这么大的戒备。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来执行任务之前的那个样子了,经过这次的行动之后,他对于世界政府的命令中包涵的正义存在了极大的怀疑。

  对于东苟之前做的事情也有了巨大的好奇,这也是他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不过才是太阳升起没多久的时候,东苟的小板凳就已经在沙滩上支起来了,今天又是一个极好的天气,微微的海风伴随着暖洋洋的太阳,小日子别提多舒服了。

  只是今天,这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你怎么来了。”

  躺在折叠椅上的东苟身子没有动,只是转动了一下脑袋,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家伙。

  “现在不是应该返航了吗。”

  “作为一个朋友,来看看你,难道不可以吗?”

  东苟耸了耸肩:“当然可以。”

  随后把放在自己手边的一排还没有打开的椰子随后提起来一个,丢给了一旁的家伙。

  “尝尝吧,刚成熟的椰子,味道还不错。”

  之后另一只手拿起了已经开好的口的椰子:“顺便帮我给冰冻一下,少了你,喝点冷饮都是一种奢侈的行为。”

  库赞接过了东苟递过来的椰子,寒气自然的散发,把东苟另一只手上的椰子也给冰冻了一下。

  随后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边,右手幻化出一个小巧的冰刀,一下给椰子削开了一个口子,之后对着椰子口猛灌了一口,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一样。

  “怎么样,还可以吧。”

  东苟拿起一个吸管,对着冰冻好的椰子吨吨吨的喝着。

  “嗯。”

  “啧啧啧,现在说话这么简短了嘛。”

  东苟随意的开口:“怎么,这次任务出现了问题?”

  “你知道?”

  “这不是废话吗?虽然报纸还没有透露,但是你们那沸沸扬扬的冲过来的阵势也知道这次的行动不简单啊。”

  躺在座椅上的东苟摇着自己其中的一个腿:“是奥哈拉吧。”

  “是啊,你是西海的最高将领,又有什么事情能瞒过你的眼睛呢。”

  虽然本部并没有把这些消息透露给这里,但是库赞知道,东苟这个家伙必定对于现在西海的情报了如指掌,毕竟之前和他相处的时候,他对于情报这个东西的重要性就是放在第一位的。

  现在身为西海的最高将领,不可能不对这里的情况做一个汇总。

  “那你觉得这次的任务是对还是错呢。”

  这个问题已经干扰库赞一晚上了,哪怕是和萨龙有过交谈,可是那个时候双方的立场已经发生了改变,虽然自己并没有杀死他,可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

  现在他想从东苟这里看看他的看法。

  “对于这个,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是从什么立场来看待这个问题呢。”

  “有什么区别吗?”

  “那可大了去了。”

  东苟伸手把遮阳伞的位置向着上面的位置靠了靠,现在太阳又升高了。

  “如果是世界政府的立场的话,那么奥哈拉的覆灭是必然的,也是一定要去做的。”

  “你知道些什么?”

  东苟摇了摇头:“或许吧,但是并不透彻,我所能知道的就是奥哈拉的那些学者在探究那个消失的一百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你要知道,这段历史是世界政府出手毁掉的,严禁任何人知道,不管是谁,所以那些学者们已经从根本上违背了上面的意愿。”

  “这么说你懂吗?”

  “那么...作为一个海军的立场呢。”

  库赞的话语有些许的停顿,但是还是问了出来。

  “海军嘛。”

  东苟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倒不如说说自己的立场吧。”

  把自己的身子往上面摞了些,然后侧着脑袋看着库赞。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分配到西海来,巴雷特为什么被安置在了一个偏远的地方吗?”

  “为什么?”

  “因为站在海军的立场上,很多事情都会与我的心中的正义背道而驰。”

  “毕竟你要知道,海军的立场更多的是站在世界政府的角度。”

  “我们身为军人,所能做到的无非就是听从命令,不是吗。”

  “就如同....你现在这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东苟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笑意,只是在笑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