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江以宁厉斯年 > 第598章 好久不见.
 
“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交流会已经结束了吗?”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陆靳川,江以宁唇角勾起,笑着打了个招呼,才拉开椅子,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看着眼前一脸朝气的江以宁,似乎是没有因为陈安雅的事情受到任何的影响,陆靳川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也没白费他千里迢迢从米国赶回来,交流会已经进入到了最关键的地方了,但是因为心里记挂着江以宁的事情,他直接就跟主办方申请提前离开,这一次估计是要损失不少了。

不过无所谓,看到江以宁的笑容那一瞬间,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恩,结束了,也没什么,现在华国的医疗技术不比国外差了,就算是出去外面交流,也底气十足,他们也有要像我们学习的地方,尤其是在中医方面,中成药的使用,对于他们来说,是个全新的领域,他们也需要学习的。”陆靳川轻松的笑着,一点都没有跟江以宁说自己的事情的意思。

江以宁也没多想,对于陆靳川,她一直都觉得是很值得信任的好朋友。

“那也是,我们现在的医术可是不差。没想到你会那么早回来,应该是我来请你吃饭的,之前你给我帮了那么大的忙,我都还没有谢谢你呢,怎么还要你来请我吃饭?”江以宁嗔怪的说了一句,拿着菜单点了几个菜。

陆靳川只是看着她,笑容温和,等江以宁话说完了以后,他才接过了话头:“谁请不都是一样吗?下次你请我就是了,很久没见你了,之前听他们说,好像要办什么同学聚会,好多同学都说联系不上你,找到我这里来了,你要不要回头跟他们联系一下?”

江以宁闻言微微一怔,随后摇摇头,语气平淡的回答:“没必要,当初出了那样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那些人跟我基本上就没有联系了。当年落井下石的人不少,我也不想跟他们见面,彼此之间也没什么感情,现在说要聚会……有什么好聚的?我也就跟你的关系好一点,他们大概是知道的,才会找你,你不理他们就是了。”

陆靳川想到了当初陆景灏的事情,抿了抿唇,最后点头不再说什么。

陆景灏论起来,跟他们家还有些关系,陆家祖上是大家,后来到了丽港市那边,分了好几个分支,陆景灏他们家算是其中的一支,陆靳川他们家跟陆景灏他们倒是没什么来往,只是祖宗是一个祖宗的,多少有些血缘关系。

其实算起来的话,陆景灏还要叫陆靳川一声叔叔呢,毕竟辈分要大一些。

当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陆靳川也知道,当时人在国外学习,没赶得回去,等到他回去的时候,江以宁已经从丽港市离开了,谁也联系不上,陆景灏那边说她是出了意外去世了,陆靳川还伤心了很长时间。

这些事情都过去了,现在不提也罢。

陆靳川有些后悔提了同学聚会的事情,怕是要引起江以宁心中的不痛快了。

“最近过得还好吧?”陆靳川手指在杯子边缘轻轻地摩挲着,低着头,看着杯子里面的白开水,轻声的问道。

“挺好的。”江以宁点头,跟陆靳川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

至于陈安雅的事情,闭口不提。

毕竟对于江以宁来说,那不算什么事情,没有提及的必要。

两个人有说有笑,聊的很开心。

偶尔会说起上学的时候的趣事,引得两人都是开怀大笑。

厉斯年抬脚走进餐厅,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门口的迎宾小妹,看着厉斯年那一张脸,顿时就走不动道了,拼命的整理仪容,希望能够在厉斯年的面前展现最完美的自己。

确定自己的穿着和妆容都没有问题以后,她才走了过去,笑着开口:“先生,请问有预约吗?”

厉斯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大步朝着江以宁和陆靳川的方向走了过去,脸色有些难看。

江以宁跟陆靳川开怀大笑的样子,有些刺眼。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都没见过江以宁如此放松和开心的笑过。

厉斯年的心里一直冒酸泡泡,走到两人的桌前,直接拉开椅子,在江以宁的身边坐下,伸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仿佛是在宣示主权一般。

随后才挑眉,看向了陆靳川,开口笑道:“陆医生,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啊?”

陆靳川看着厉斯年的动作,再看江以宁那微微蹙眉的样子,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那一副教养良好的样子,带着得体的微笑,看着厉斯年:“挺好的,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厉先生。”

“聊什么呢?聊的还挺开心的。”厉斯年往后靠了靠,让自己坐得更舒适随意一些,才开口问道。

江以宁瞪了厉斯年一眼,将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没好气的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厉斯年,你别太过分了啊,你这样我就……”

“我们心有灵犀,我正好要来这里见个朋友,进门就看到你了,绝对不是知道你在这里才故意安排在这里的。”厉斯年一听江以宁的话顿时觉得不好,自己现在可是在考察期啊,要是江以宁不满意,再延长一下考察期的话,他什么时候才可以把老婆娶回家?

外面一群野狼虎视眈眈的看着,实在是让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江以宁听他这样说,目光在餐厅里面环视一圈,才问道:“那你的客人呢?你约了人来吃饭,自己跑过来我这里算什么意思?赶紧的回去做正事去,我跟师兄还有话要说呢。”

厉斯年嘴角抽了抽,警告的看了陆靳川一眼,才不情不愿的起身,去了窗边的一张桌子坐下。

对面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看着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头长发染得五颜六色的,耳朵上戴着十几个耳环,最下面的耳环夸张的厉害,连鼻翼上,也打了两个鼻钉,一看就是个不良少女了。

看着厉斯年过来了,她还扭头朝着江以宁那边看了一眼,才笑嘻嘻的看着厉斯年问道:“老大,刚刚那就是嫂子?长得可真好看,比照片好看多了。”

厉斯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往后靠了靠,眼角的余光,却依旧看着江以宁那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说说看,关于纷兮,颜姝,关泓远查到了多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