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遮天之横压万古 > 第五十章 葬与生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可这是为什么会这样……”姜庆生的脸上泪水淌落,充满了悲伤,眼神近乎空洞,大声的悲吼。

  周宇沉默了,心中也为其感到难过,姜庆生失去了一切,妻子儿女,生生被夺走,甚至就连他自己若不是周宇及时赶到,都已经奔赴黄泉了。

  “哈哈……”姜庆生似哭似笑,大笑中落着泪,他悲伤着起身,缓缓走进屋内,拿起了墙壁上尘封的葫芦,那是他以前装酒的器具,如今再次拿起,一把拔掉瓶塞,仰天狂灌。

  几乎所有的酒都倾倒在了脸上,他悲伤、痛苦,原本有些愈合的心灵再次遭受了重创。

  周宇没有阻止,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放荡的发泄着内心的抑郁。

  “哈哈,我祖祖辈辈都在这村上,没想到有一日村人也会为我而死!我恨呐!”姜庆生三十多岁的脸上布满了沧桑,听着耳边村里人的痛哭,他几近崩溃。

  周宇就这样静静地等了一个时辰,他不敢动,怕姜庆生做什么傻事。

  许久之后,姜庆生换了一套白衣,头戴白巾,面无表情的走出木屋,周宇看着他这一身装扮,叹了一口气,明白了他的意思,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村中已经陷入了无尽的悲怆,不少人都死了,男女老幼,到处弥漫着血腥味,极少数人家平安无事,更多的死去了至亲,在那里无助的哀嚎,更有甚者全家都死在了屠刀之下。

  姜庆生就这样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拖着村人的尸体,向着村里墓园而去,他要将这些死者安葬,村人因他而死,他不能就这样看着他们就这样暴尸于光天化日之下,一定要安放于祖地。

  周宇也无言的跟在身后,帮着搬运村里人的尸体,这些人他都已经熟悉,都是性格淳朴的农人,很善良,但却在今日遭受了飞来横祸。

  等到傍晚,村中已经没有一人,所有人都聚集在墓园处,很悲怆,默默站着,无声的流泪。

  姜庆生长跪于墓园门口,纳头不起,村人,就是亲人,从小到大与人生活在一起,吃百家饭,听百家事,如今此事因他而起,他已经无颜起身。

  “庆生,你该走了……”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声音传来。这是一个发丝雪白、肌体衰败、皱纹堆积的老人,周宇认识,这是村中最长寿的老人,如今已经一百多岁了,也在此战中幸存了下来。

  “古老……”姜庆生满脸的颓废,抬起头看见了是这个人,眼角隐隐有晶莹划过,有种小孩子做了错事见到大人后那种委屈。

  “去你祖上的坟前磕个头就走吧……”老人的眼神虽有悲伤,但精气十足。

  “我对不起你们……我就想跪在这里,我哪也不想去……”姜庆生嚎啕跪地。

  老人闻言睁开了眼睛,像是两道闪电划过,眸子跟金灯般惊人,虽有老态,但精神矍铄,抄起手中的拐杖,狠狠的向着姜庆生的脊背砸去。

  “废物,姜家怎么会有你这种废物,你老子、你老子的老子、你老子的老子的老子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从没有像你这样的窝囊!”老人的拐杖不要钱似的狠狠砸在姜庆生的身上,一直没有停歇,姜庆生没有动作,只是跪在地上,流着泪,默默的承受。

  “你什么东西都没了,就这样默默的窝在这?仙人?仙人你就害怕了?!”老人似乎有些痛心疾首,村中人都在看着,也没人上来劝阻。

  老人一直在打,很重,姜庆生的白衣上都渗出了血渍。

  “古老,您停手吧……”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上前劝阻,“不是庆生的错,您这样会打死他的……”

  “对、对,庆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是什么坏孩子!”有老人说道。

  “你们以为是他招来大祸我才打他的,不,是因为他窝囊,他姜家什么时候忍气吞声过,嗯?!”老人说道。

  “我……”姜庆生抬起头,看着老人,口中哽咽。

  “什么也别说,去你家祖坟扣头,从此远走高飞,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清楚!”老人拄着沾血的拐杖,颤颤巍巍的离去。

  “对不起,大家……”姜庆生嚎啕,可此时周围已经没有人了,众人都跟随老人回去了,只有周宇在默默的等待。

  许久之后,姜庆生爬了起来,向着墓园的后方走去,摇摇晃晃,不复稳健。

  在那最大的墓碑前停下,双膝下跪,这应该就是老人口中的姜家祖坟。

  他不停的叩首,底下是一块青石,被他磕的砰砰作响,额头都渗出了血迹。

  周宇一直在旁边看着,整个过程他都一言不发,他知道这是姜庆生的自我救赎,只有他自己想明白,发泄完全才能恢复新生。

  这不是一个平静的夜,夜半时分,大雨突至,雨水将整个墓园都覆盖了,周宇和姜庆生淋在雨中。

  一片松林,一座墓园,两个人,天地凄冷,雨水落下,周宇也跟随站立良久,此时又能说什么。

  人已经死了,生命走到了尽头,归于永远的黑暗与寂静。

  雨越来越大,终于滂沱而下将姜庆生从头到脚都浇湿,水滴不断落下,脸上也有,他的唇在动,声音沙哑,似乎在说着什么,混合在风雨中却听不清。

  就这样一直到了天亮,雨水淅淅沥沥,也将要停了。

  姜庆生起身,经过一夜的雨淋,他的脸上依旧满是沧桑,可少了那种颓废,那种绝望,周宇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才从这样沉重的打击中醒转过来。

  “姜叔,你没事了?!”周宇有些犹疑,他怀疑姜庆生的神情是装出来的。

  “小宇,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姜庆生说到,“这一夜我想通了很多,也听到了祖先的教诲,我不会寻短见的,你放心吧。”

  此时天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去,露出了背后的晨曦,温暖而明亮,这预示着又是一天美好的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