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头牌花旦 > 第三十九回:如愿以偿(1)
 
若真破了面子,咱们六亲不认,那就可以做篇要人性命的大文章,反正那老东西虽然缓地一口气来了,

但估计没有个大半年,还恢复不到能出头问事的地步。

他不能出头问事,那自卫队的大权,还不是在您的手上,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嘛——

咱们的俞大队长,身为自卫队高官,多年以来,搞这些违法乱纪的生意。

只因他位高权重,没有人敢动他一个手指头,搞得中华国政府的法律,在他头上走了样。

原先他管事时,我们不能对他执法,如今俞大队长,从悬崖掉下,摔得只剩下半条命了。现在,虽然稍微缓过一口气来,但也还是管不了事的。

我们只要有个机会,去他家开的烟馆、赌场,用手中的枪杆子,执行一下咱政府的王法,好好封查他一下,一定会查出他的大问题来。

到时不气死他,也得让他吃个哑吧亏,还说不出话来。金豺狗认为,现在只差一个机会啊!

俞士介一笑说:“机会就在你手上,你根本没有注意到啊!”

金豺狗听了先:“啊”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什么意思,立即望着俞士介,会心一笑说:

“多亏贤弟提起,不然愚兄真的被愚着了!看来贤弟你,真是一个有心人啊!”

原来,政府一直禁烟、禁赌,且每到年关时节,各地政府及管事的部门,都要在民间各地,张贴通告禁烟、禁赌。

只是开烟馆、开赌场的,都是地方权势人士,要么是有相当势力的黑社会,背后均是有官家背景撑腰,一般的人,还真开不了这个东西!

因此,虽然政府禁烟、禁赌,但民间烟馆、赌馆生意却兴隆得很,兴旺不退。

政府有时也命令强力部门,出动警力甚至兵力,来扫毒、打黑、灭赌。但因搞这些东西的人,都是有硬根基、有后台,且来头都挺的,

军方也好,警方也好,都有利益牵连或各种不得已之原因,对赌和毒根本打不下手,民间笑话说他们是——狗咬刺猾下不了牙!

遇到紧要关头或上峰逼迫甚紧之时,强力部门也偶尔抓几个小萝卜头儿进去,搞个杀鸡吓猴儿,

风声过去后,也就不了了之,烟馆照开业、赌馆照经营。

因此,每一回行动起来,都是风声大,实效少;动静大,真格少;即所谓的干打雷,不下雨!基本上收效甚微或者说根本没有收效。

别的不说,就说英邑虽设警局,但警员甚少,连城区一带治安秩序,都难以维持下去。

至于广大山野的乡下,一是家族势力掌控,官家能插进手的地方不多;二是地广人稀路途遥远偏僻难行,警察根本下不到乡来。

而团防及其他武装,也主要以清剿土匪,防卸外省的乱兵及打败逃散的溃兵作祸,镇守各要地、关卡、隘口为主;

其他所谓乡公所,加上各保、甲,都因地方上都穷得叮当响,无钱养办事人员,几个乡丁、保丁,连抓壮丁、收税费,都忙不过来。

真正维护治安,打击犯罪的人员,根本没有。

就说西河一带,唯一可用的武装力量,只有石头咀自卫队,地方上也经常让自卫队,明面上出人、出力,查禁烟馆、赌场。

可暗地里带头开烟馆、赌馆的就是自卫大队长,其他各头面、权势人物,也跟着有样学样,照葫芦画瓢。因此赌、毒屡禁不止、长盛不衰。

因此,扫毒、禁赌,只写在通告上,贴在墙上而已。虽然是县政府及团防总局的命令,但根本就没有人去执行。

国家的法律法规,各团体的禁令,基本上形同虚设。

但这些通告也好,禁令也好,却是真正的政令,具有法律法规的作用,如果有人认真执行起来,那还真是起作用的!

因此,俞士介提醒金豺狗,趁着俞友财摔得半死,只有一口气悠着,不能管事的现在,何不命令自卫队,去查封俞友财的烟馆、赌场!

一可拿住俞友财以官员身份,私设赌场、烟馆的犯罪事实;因为这事虽然在私下,不是什么大事,但拿到桌面上讲,还是不得了的大事!

因此,若到万一的时候,可以变成要挟他的把柄;二可以以此削弱俞友财的经济实力,因为他的最大收入,

就是靠这烟馆、赌场加个窑子,把这两个赚钱的主要途径,给掐断之后,俞友财的财路,自然会弱小许多;

三要可以此让俞友财呕气,他这大一把年纪了,早就病体缠身,现在又被摔得奄奄一息,再给他怄一口恶气,说不定就怄得他死翘翘、硬冰冰了。

金豺狗听俞士介这样一分析,心中立时大喜,这果然是一个一箭三雕的好办法。

两人商量半天后,觉得现在就是时候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本来,俞士介是要留金豺狗,在他家过夜的。

两人商量好了后,金豺狗就急匆匆回家,晚上谁家接请,他一概不去,草草吃了两碗肉丝面后,就洗澡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金豺狗一大早就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勤务兵,一溜烟地赶到自卫队据地。此时,自卫队大部份人,都在放假之中。

几个值勤的兵丁,也没有什么事做,就把队营作赌场,在里面玩麻将和牌九来。

金豺狗到营部时,里面的麻将、牌九,正打得热闹轰轰,大家见副大队长,正月初突然来到营部,不知出了什么事,连忙来问他说:

“您老怎么假期也来队营,是不是有急事呀?”

金豺狗说:“不错,有急事,大家作好准备,我们马上去扫毒、灭赌!”

几个兵丁听了,都笑了起来,忙说副大队长,您老开什么玩笑,禁毒、禁赌通告,咱们在年里,不是都贴上墙了吗?

这大正月的,您老不在家喝春酒,突然跑来查什么赌、毒?

再说,这赌和毒,多年来一直是这样,查而不禁,禁而不止的。大家都是面子上,去做做样子就行了,谁还认真去查这些?

何况开赌场、烟馆的是些什么人?副大队长,你得罪得起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