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玉骨冰肌 > 第47章 魂魄
 
蛮陵岛已无活口。

二人皆是一凛,不约而同地看向还在自己行动的尸体。

这一隅太平人间,到底没能留住。

“岛上虽然人妖混杂,好歹有同族,水妖下手竟然如此狠毒。”玉无缺难以置信,又问,“都死了,那尸体呢,也变成怀恩这样了?”

“是,每户人家留了一具尸体,和此人一般头颅是缝合上去的,负责烧火蒸煮丹砂。”

空知将刚画下的海岛图展开,上面已然做了简单的标记。

“其余岛民的尸体被存放在山上涵洞,做了防腐处理,血已经放了,近海的腐血应当就是这么来的。除此之外,尸体表面刷过香料,内里灌满白澒,死期将近一月,没有任何腐烂。”

鹤不归道:“方才怀恩触碰海燕,将蓝火染至鸟兽身体,我估计怀恩的尸体里被蓝火灼烧过内脏,山上的尸体也如此吗?”

空知道:“是,涵洞里有野兽寻尸而来,死于蓝火,尸体保存完整,应当是人尸上感染的,此外,洞中尸身没有头颅,我们在村子边缘寻到一个大坑,被积雪覆盖。”

玉无缺毛骨悚然:“埋着头?!”

空知:“是。”

玉无缺不解:“身首异处,这是什么道理?”

“蛮陵岛寒冷至极,倒是有利于保存尸体。”鹤不归盯了会儿怀恩忙碌的背影,喃喃道,“若是为了驭尸,分离首级显得多此一举,可他们既然砍下了,又留了一部分人将首级缝合,必有原因。”

鹤不归抬手招来傀儡:“你们把怀恩捆住,别伤了他。”

玉无缺:“师尊可是想到了什么?”

“怀恩行动自如,有自我意识,魂魄尚存于肉身,许和头颅有关。”鹤不归开始四处翻找,“找到蛊惑他的物事,才能想办法弄醒他,这个岛上发生了什么只能让怀恩亲口告诉我们。”

汤怀恩的尸体被捆住之后,他并未表现任何攻击意图,而是陷入了僵硬和呆滞,二人便在屋中翻找起来。

厨房里堆放着太多杂物,丹砂矿和柴火随意扔了满地,找了半天,别说符纸阵石,哪怕一丁点灵力都寻不到。

空知掀开墙脚木篓的盖子,“呀”了一声,像发现什么新奇物事,正待和玉无缺分享时,却见他突然捂着耳朵蹲了下去。

空知松手盖上,赶紧过去瞧他:“无缺你怎么了?!”

鹤不归已抢先一步将人扶住,玉无缺甩了甩头,有片刻的失神:“方才你们碰了什么,我听见……我听见神女的声音了。”

“我掀了盖子。”空知指着角落木篓,“里面放着不少长刺骨螺。”

玉无缺疑惑:“长刺骨螺?”

鹤不归解释道:“是海螺的一种,可储存声音。”

“师尊的意思是,神女利用长刺骨螺作为媒介,释放浊月魂术?”玉无缺眼睛一亮,“空知,把木篓搬过来!”

“术法存于媒介自然效力不济,可方才只是掀开一角你便受到影响。”鹤不归单手压住木篓的盖子,提醒道,“尚不知魂术和你体质是否有关联,不要轻举妄动。”

“师尊放心,我没事。”玉无缺定了定心神,自信地笑起来,“我能听见绝非偶然,梦中习得噬日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但或许是个机会。师尊此前提过不可擅自动用禁术,目下便是权宜之计,这世上又不是只有神女一人会用魂术,我也可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鹤不归不大放心:“你想怎么做?”

“噬日和浊月关联性很强,我私下琢磨过术法原理。”玉无缺道,“媒介施法效力不济,神女既不在此,我可以强行反控。”

空知担忧:“何不将海螺销毁,不是一了百了?”

鹤不归不语,玉无缺便知道师尊跟他想到了一处,解释道:“魂术非比寻常,一旦发动便是作用在了目标魂魄上,销毁媒介也无济于事,想要扭转效力只能再次施法。”

鹤不归承认他说的是对的,可禁术就是禁术,对方来路不明,对禁术堪称精通,玉无缺却是囫囵做了几个大梦,即便习得噬日也是一知半解,想要反控更高一级的浊月实在冒险。

鹤不归不肯松手:“你有被反噬的风险。”

玉无缺反问:“师尊是信不过我的能力?”

鹤不归面无表情地答:“不是信不过,术法原理你学的是很好,可是……”

“那便是担心我咯。”玉无缺勾了勾鹤不归的小指,将他压着木篓盖子的手提溜走,“眼下这是唯一行得通的法子,徒儿不是依赖魂术,但蛮陵岛无辜枉死这么多人,咱们来了,必得给他们一个说法不是?”

“是。”鹤不归无奈点头,“那我替你护法,察觉异样,你断不可勉强。”

玉无缺笑道:“好。”

鹤不归从丹砂矿里捡出几粒小石子,二人盘腿坐下,他很快摆好护灵阵,玉无缺说发动魂术的关键一步是得灵魂出窍,鹤不归便简单粗暴地将二人魂魄牵在了一条灵丝上。

玉无缺突然压力很大:“师尊,你这样我不好施展拳脚了。”

鹤不归任性威胁:“一人出事两人共担,你自己看着办。”

玉无缺:“……”

鹤不归身体力行地逼他量力而行,玉无缺自然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施法,有师尊护着,他掀开木篓盖子尽数将海螺倒出,而后慢慢闭上眼,尝试着进行自我分离。

海螺堆响起窸窸窣窣的祷词,从小变大,爆发成一阵钻脑魔音,饶是玉无缺已经成功脱离肉身,进入了魂魄的境界,这股力量却像一张巨手轻而易举地牵着他所有的神经,起初他便将自己当成提线木偶,仍由对方的声音支配,这个时候他趁机感受着周遭的一切。

魂魄的境界比现实世界虚幻得多,又比虚无缥缈的识海境界要真实,他不止看得到外界的一切,还看得见师尊魂魄之力灼灼燃烧的金火,一根细弱的游丝牵在自己金黄的魂魄之上,而不远处,汤怀恩尸体里的魂魄已经变成了紫黑色,上面咒文满布,边缘有蓝火燃烧,密密麻麻的咒文像爬行的长虫,最粗的一根便是从海螺里牵出来的。

随着海螺不断散发的效力,燃着蓝火的咒文根伸向了玉无缺,数次在触碰到他魂魄时被金火吓退,玉无缺依样画葫芦,一边回想梦境里学会魂术的那个瞬间,一边无师自通地将自己周身的火焰烧得更旺,火舌燎上咒文根的一瞬间,便不可控制地蹿进了海螺堆,金蓝相撞,玉无缺感受着自己魂魄在消耗的速度,却见蓝火被生生吞噬了。

眼前金光大作,神女的声音变幻,扭曲,渐渐熄灭,而玉无缺的金火从咒文根蔓延到了汤怀恩的魂魄上,蓝火消散,玉无缺听见一声“够了”,只见和鹤不归牵着的细丝用力勾了勾,他轻飘飘的魂灵被拉回沉重的肉身。

倏然睁开眼。

鹤不归冰凉的指尖点在后心,另一只手虚虚地揽着他,虽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玉无缺却能从对方眼神里,瞧出一举一动都备受对方关注的焦心。

玉无缺恍惚一笑:“成了。”

鹤不归淡淡“嗯”了声:“你有些虚弱。”

“毕竟第一次进入魂灵境界嘛。”

释放魂术,烧的是自己的魂魄,这也是玉无缺第一次知晓禁术的关窍,但他怕鹤不归担心,略过没提,他眨眨眼道:“晓得了些许魂术技巧,之后再跟师尊探讨,先去看看怀恩。”

而汤怀恩在玉无缺睁开眼时,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了,等了半柱香的功夫,他才逐渐醒过来。

腐烂的眼窝已经被空知细心处理过,可黑黢黢的两个大洞还是骇人,未免瑞溯醒过来瞧着心里难受,鹤不归临时做了一副傀儡义眼给他装上。

做手工活不在话下,玉无缺也顺手处理了脖颈上的刀口,腐肉去掉,裹了一层纱布将缝合的伤口盖好,若非肤色比活人暗沉一些,这么看上去,汤怀恩只是个黄皮寡瘦但眉目清秀的文弱书生。

“多谢。”

这是汤怀恩醒来说的第一句话,他情绪并不激动,相反,经历了如此大的磨难,再次借尸还魂后他异常地平静,嗓音干涩沙哑,肢体也非常僵硬,他蜷着指头勾了勾瑞溯的手指,又道了声:“多谢二位出手相助,让我还有机会跟阿溯道别。”

他摸了摸自己的眼球,踉踉跄跄跪下,被玉无缺给扶了回去:“汤怀恩,你知道我们是谁。”

怀恩点头:“之前听阿溯说起过,方才你们进来时我也都知道,只是身体不受控制,无法做出反应。”

和鹤不归料想的一样,虽然受制于人,但头颅尚在,魂魄就留存在尸体里,外界发生的一切汤怀恩都是见证者。

所以他才能在醒过来的时候保持平静,也许事情刚发生时也是一样激动和恐惧,一个来月的磋磨,他恐怕已经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外表上是行尸走肉,魂魄却没有停止过挣扎和思考。

“家已经没了,蛮陵岛也成了人间炼狱,还好……阿溯还活着。”汤怀恩将瑞溯的手放进掌心,他看着自己毫无生气的肤色,说不出的凄楚难过,可眼窝干涸,一滴泪也没了,他道,“晕了也好,这样的事听进去,怕是一生都不好过,我也不愿他知道。”

玉无缺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但说无妨。”

汤怀恩扭过头来:“所有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愿如实相告,但求二位仙长先答应我一件事。”

鹤不归道:“我会护好瑞溯,不让他受牵连。”

汤怀恩愣了一下,敬重鞠了一躬:“多谢成全。”

他闭了闭眼,压下莫大的悲伤和恐惧,缓缓开口道。

“三个月前,水妖的船队第一次登陆蛮陵岛,打着征兵和复兴的口号,想从岛上抓些年轻力壮的人去。岛上人妖混杂,资质平平,在外名声又不大好,见大家无意参与,水妖便没强求,之后陆陆续续又来过几次,都没发生什么大事。”

“直到一个月前,他们的船队再次靠近海岸,大家想着对方大概也不过走个过场,应付应付也就罢了。”

那原本是个风平浪静再寻常不过的一天,却成了蛮陵岛的末日,汤怀恩忍不住攥紧爱人的手,颤声道:“谁想到这帮人全副武装,上岛就开始屠杀,我们手无寸铁,还没反应过来就身首异处了。”

单方面的屠杀是沉寂而残酷的,血腥席卷了整座岛屿,大部分人死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转身,便见明晃晃的刀落了下来。

汤怀恩当时在厨房腌肉,闻见血味跑出去看时已经晚了,他慌不择路地到处躲藏,浓烈的血腥像邪魔一样追在身后,他逃无可逃,眼睁睁看着那群人搜刮岛屿活口,一个不留地斩于刀下。

自知难逃一劫,他最后还是回了家,水妖追至门前时,他伏于案前只想再寄一封书信给心爱之人,告诉他一切安好,不要挂念,对于所见惨象一个字都不敢提,唯一的念头便是阿溯不要回家,要活下去。

只是那封书信没能寄出去,写信成了生前最后的念头,和自己的首级一样断在眼前。

再睁开眼时,身体已经不受控制,水妖倾倒海螺,挑选出部分尸体缝合伤口,汤怀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可他控制不了行为,日复一日地炼制白澒,浇灌尸体,岛上像他一般可以活动的尸体也有不少,可他们彼此无法交流。

有海螺操控,水妖半点不担心尸体自如行动会有意外,放任他们成为行尸走肉。

“我听见了屠杀蛮陵岛的人叫什么。”汤怀恩道,“仙长可知道燮淼?”

玉无缺道:“是什么人?”

“水妖唤他大祭司,他追随神女多日,是神女十分信任的左膀右臂,这次便是他带着人来的。”汤怀恩道,“他带来了长刺骨螺,用螺音控制尸体做事,还道蛮陵岛活人太少,这几块岛屿是绝佳的尸库,决不能放过,一行人浩浩荡荡杀了人,便匆匆离去了。”

“和蛮陵岛一样的流放之地周围还有两处,驼铃岛和寂波岛都在北边,他们定是往那去了。”说到这里,汤怀恩有些焦急,“二位仙长一定要阻止他们,死的人越多,那神女的法力越强,我听到燮淼亲口所说,头颅贮藏魂魄,是敬献给神女食用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