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剑赋平安 > (7)
 
红日初升,魏九锦绣白衣披锦袍,腰间玉带佩王权,跨下骏匹红棕烈马,方盛强则跟在九殿下身后,紧接着便是那百人车队。那白鹤袍今早也已经归还给了方盛强。

  苏樱跟在这百人车队中,心中暗喜九殿下既然带她前往燕北,那凭这么多年侍奉殿下与自己倾城般的美貌,看来离那自在王妃的位置已经可以说是近在咫尺,剩下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麻雀变凤凰终将不在是梦。

  魏九离开之时无意间回头看了眼这朝淮城,似乎自己与七位哥哥的离开对这偌大的帝都只不过是轻如鸿毛,不会有任何太大的变化。

  与此同时寻梅公主在两位宫女的陪同下登上了这朝淮城头,亭亭玉立,姿态婀娜,双眼注视着出城的百人车队,目送她的这位弟弟前往那北方的边塞之地,本来想提醒弟弟燕北不比江南暖,寒霜刺骨记得多添衣物,然而直到魏九岀城的那一刻这句话还死死憋在心里。

  从江南到燕北路途遥远,魏九倒不觉得无聊,有百名大姚铁骑护送,再加上方盛强这么个强悍的贴身保镖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车队干粮不足反正带的钱财足够,去附近的城镇买些回来便可或是路过各地驿站补给一下就行,不过这些都得他亲自带着方盛强前去。一路上就如调皮的孩子到处游山玩水,性子顽劣,累了就回车厢内呼呼大睡,还有苏樱伺候着,被他这么一折腾本只需要半个月的路程却硬是整整耗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不过这一路上他也大概了解了些燕北的具体情况,也就是些权贵家族的事儿,听说九殿下被封为了自在王也称燕北王,这燕北内的两大世家与当地刺史便是慌张得不行,早就听闻这九皇子是头无恶不作,臭名昭著的混世魔王,生怕以后若是不小心惹怒了他怕是项上人头不保,便提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倾尽整个燕北最快最多最好的人力物力十五日内便修健了一座新的自在王府邸,更是好几日前便在那燕北关门口恭候着这位大佛,可耐何苦苦等了几日还不见这新封的自在王前来。

  不过,这俩家族倒也有些趣事,要说这赵氏一家最有趣儿的非属那燕北内所有人闻名皆知的赵家公子哥大纨绔赵独秀,在燕北内嚣张跋扈到了极致,除了那政家丫头之外他说第二谁敢称第一,正所谓“世人皆庸唯我最秀”。这赵独秀也不像平常富贵公子那般纸醉金迷,而是反儿沉迷各种军事兵法,时常做梦为主领军在这大千世界偌的大版图上杀他个几来回。不光如此赵独秀还在家中养了三头凶猛无比的大黑苍猊犬,除了读兵书养狗还有一种癖好,那便是喜欢各种奇香异水,闻香成瘾每日都要闻到一种不同味儿的,起床后得闻闻,吃饭前得闻闻,洗澡后得闻闻,睡觉前也得闻闻,隔两日便要在燕北境内的所有调香坊内搜刮一番,据说还会“请”些调香师到府上去调香,若调出了新花样那便好说,必会有重重大赏,若是调不出来便会被剁去双手割去鼻子且赶出燕北。也因这香水一事,每次赵独秀出门身体上都会散发出浓浓的香气,结果被对门儿的政氏大小姐政徊英说成了娘炮或是那半盛半衰的阴阳人儿,也因这话一出闹得全燕北百姓皆知,表面对这赵大公子又尊又敬,实际背地里一直跟风喊着赵娘炮来了再或者是赵阴阳又出门了。

  最后这事传到了赵独秀耳中,暴跳如雷,一气之下便要去找这政大小娘理论,前两次吃了两回闭门羹,后两次被骂得狗血淋头,再后来又吃了次打狗棍便再也没去过那政家,传闻是被打怕了,更有传闻这赵大公子被政大小姐给割去了第三条腿儿,不过这也只是那些无聊不嫌事大的人以讹传讹罢了,后来也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那政氏丫头性子也是刚烈,整日舞刀弄枪,再就是与江南大才女寻梅公主般,且不说上晓天文下晓地理,与杨咏雪对比也逊色不了多少。只是这一身的才华全拿去与那赵独秀对骂互损去了,结果提笔的事迹少之又少,并被赵娘炮称为政泼妇,一时闹得全北境皆知,这赵徊英除了在燕北倒有些名声,关外几乎无人知晓。

  这两家与当地刺史交情也是匪浅,在地方部队也有些小势力,所以在燕北内那是腰缠万贯,富甲一方,办什么事有时也可以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经过一个月的“辛苦跋涉”这自在王的百人车队终于到达了燕北关门口,那百名骑兵整理好队行,小雪轻轻飘落在长枪钢甲上,气势丝毫不输地方部队派来迎接自在王的护位军。

  刺史熊守清与那赵政两家的家主连忙上前接迎,三人嬉皮笑脸的看向那自在王车厢,耐心的等待九殿下下车,仨人已经在燕北关门连续等待了多个日夜,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九殿下亲眼瞧见他们的一片忠犬般的赤子心,如今自在王终于到了,这苦日子也终于熬到头了。

  只见方盛强骑着匹黑色骏马从车队中走出,身披白鹤袍冷冷看着燕北刺史与那赵政两家家主,也并未下马的打算,区区刺史地主怎入得了他的眼睛。

  仨人互相对了几眼,迟迟不见自在王殿下出现,刺史熊守清上前恭敬的问道:“在下燕北刺史,拜见方侍卫。”

  “嗯,”方盛强随便应了一声,依旧是那副冷漠的表情。

  “呃……方侍卫,为何还不见自在王殿下?”熊守清见方盛强这般,不由的心生胆颤,不敢再抬头见其容面。

  “殿下一日前便提前到了燕北,估计已经在城内了。”方盛强瞧了瞧天空,打了个哈欠。

  原来这魏九昨日便到了燕北,不过并没有乔装打扮便进了这城关,刺史熊守清与赵政两位家主一心只在这自在王心上,又怎会注意到魏九。

  “熊刺史请带路吧,”方盛强冷冷道。

  熊守清一惊,急忙点头带路,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边,魏九披着上好的雪白貂裘,玉簪束发,拿着酒壶行走在这燕北平安城内,地面上皑皑白雪,一步一脚印,一口热酒下肚浑身暖意不觉寒冷。

  街上来住的人瞧见这魏九一身打扮,八成又是哪家富贵少爷,不过除了赵政两家也没见过这燕北境内还有哪家这般富有,估计是外地的商客来燕北行商罢了。

  这魏九虽只是先到平安城一步,但也听了不少趣事,除了那赵娘炮与那政泼妇这对欢喜冤家的火拼之外,便是这燕北刺史熊守清了。这熊刺史平时在燕北内倒也没少干好事,口碑还算不错,虽与赵政两家交好但若他们做事有点过,这熊守清偶尔也会出来约束约束他们。

  不仅如此,还听说这熊守清虽已年过六旬,但却是老来得子,不过这并非正妻所生而是妾室。老来得子的熊守清当然是对这唯一的儿子娇宠溺水,并给孩子取名熊天赐,说是老天爷开眼赐他的这么个宝贝大胖儿子,不至于让他熊家绝了后。

  熊刺史这唯一的宝贝儿子特别喜欢哭,一哭就是一天一夜,也不见嗓子哭哑,闹得整个府上不得安宁,后来燕北来了个游历的道士被熊守清请到府上,教给他了一句话,叫什么“天荒荒地荒荒,我家有个夜哭郎”,也是神了,后来每当熊天赐再哭只要一念这句话便就再也没哭过了,也因此事这熊天赐在燕北内平白多了个外号叫什么“熊哭郎。”

  魏九喝完酒随手扔掉了空酒壶,走过一地摊前发现周围围满了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魏九走过去瞧了瞧,发现一位老乞丐衣衫破旧单薄坐在这寒冷的雪地中下着象棋。

  只见与他对弈的是位青年小哥,面目清秀文质彬彬的一副饱览群书像似一名儒家弟子的模样。这盘棋下得好不热闹,双方横马跳卒,车攻炮轰,你来我往,难解难分。这老乞丐架起“当头炮”,暗伏“连环马”,用其余棋子把住各个关口,这连环马死死守住那一枚独车,车进一步马守一步,车退一步马进一步,直中谚语“真是马跳连环气死车”。

  围观的这些人中有的对着这位青年小哥指指点点,就连魏九在一旁听着也甚是躁耳烦心。但这位青年小哥像是听不见似的,一心专心下棋,最终一局下来甘拜下风,与那位老乞丐畅聊了几句后紧接着将一块玉佩交给了这位老乞丐便告辞转身离去,正好与人群中身披雪白貂裘的魏九擦肩而过,留下一股淡淡清香。

  老乞丐拿着玉佩痴痴得坐在雪地里,赤裸的双脚被冻的通红,众人见这乞丐手中拿着的白脂玉佩,不禁惊叹,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遇见了这么个冤大头,赢一把棋局竟可得一枚玉佩。

  魏九倒不觉得这白脂玉佩有什么稀奇的,在宫里那会儿哪个器具不是用上好的宝玉黄金打造所制,就连拳头那么大的夜明珠也只是被他拿来当把玩儿的物具而已,即使不小心摔碎了也就摔碎了。不过,此时的魏九耸了耸鼻子,心里酸还是有点酸的,毕竟下把棋就能得到一块上好白羊玉脂,这等好事自己都没遇见过。

  正当所有人走散了时,一个壮硕的汉子猛得向老乞丐冲去,正好还撞了魏九一下,差点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魏九顿时破口大骂“特么没长眼啊!”本想抬头看看是哪个不长眼儿的鳖孙,却瞧见这身形壮硕的汉子正在抢夺老乞丐手中的白脂玉佩,遇见这事魏九瞬间正义感爆棚:“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敢在大街上当着本王的面抢劫,真是胆大包天,根本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魏九欲要起身与那厮大战三百回合,然而谁知这乞丐竟松开了枯瘦的双手任由那壮汉把白脂玉佩抢去,见这么轻松便得到了块上好的美玉,这壮硕的汉子更是欣喜若狂,谁知一不留神儿下一秒便被魏九突然袭来的沙包般大的拳头击中他那副正方形国字脸,看似健壮实际上外强中干,直接倒在雪地中昏迷了过去。

  魏九捡起玉佩,这白脂玉上细细雕刻着一横文字“剑庄,棠佑中。”

  魏九回过神来欲要将玉佩还于那老乞丐,只瞧他那枯槁的脸上惬意一笑道:“送你了。”说罢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就离开了,那双赤脚虽被冻红的通红却依然在雪地中行走自如一步比一步稳健。

  魏九看着老乞丐的背影有些疑惑,随后便收起了这白羊玉脂,堂堂九皇子,燕北自在王岂会是个贪图小便宜的人?其实并不是贪小便宜而只是瞧这块玉模样甚是好看丢了怪可惜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