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拉拉李白小手手[王者] > 第4章 第4章
 
念念不在线,他怎么会邀请自己呢?

虽然有些意外,舒瑶还是接受了。

不多接触一下,怎么知道这个野王是怎样的人呢,是吧。

只是,这是舒瑶第一次和他单独一起玩游戏,打了声招呼后她就不知该说写什么呢。

然而对于她的打招呼,对方并没有出声,舒瑶觉得好尴尬哦。好在没多久,对方发了一条消息。

猎杀废物时刻:你好。对不起,不方便开麦。

舒瑶看到,果断也把自己的麦关了,并回了条信息。

夏天的瑶:没关系,我其实也不怎么习惯开麦。

发完这条信息,她大大松了一口气。在这方面她是真的不如念念,游戏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半点没有不好意思。不方便开麦最好,这下她也不用开。

庆幸之际,对方又发了条消息。

猎杀废物时刻:下午打游戏挨骂了?

舒瑶看到脸红了,心想肯定是毕念念和人家打游戏的时候说的。念念也真是的,这种事怎么也和别人说啊。还好闭麦了,不然还真不好意思开口回答。

打字和说话,真的是不一样的。

她快速回了个嗯,并解释:其实也还好,队友说的是事实。

猎杀废物时刻:不要介意别人说什么。

舒瑶认同,只是道理都懂,做到好难哦。

猎杀废物时刻:新手都是要有个过程的,不要急,慢慢来。

他是在安慰自己?这意识让舒瑶很意外。就她和他有限的打游戏经历来看,游戏里的他给人的感觉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人狠话不多,没想到游戏外竟然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难怪念念会喜欢和他打游戏。游戏里能嘎嘎乱杀,游戏外还温柔细心。舒瑶在心里提醒自己,这可是然把你发小迷的不要不要的人,说不定他再还游戏里对每个女孩子都这样呢。如果真这样,那真是个高手。

舒瑶再次回了个嗯,并说:我没事。

猎杀废物时刻:行。

猎杀废物时刻:我有事,先下了,下次再带你玩。

随后,秒退出房间。

舒瑶一脸问号,他这是本来想和自己打游戏的,结果突然有事?多半是了。

还好自己并不崇拜游戏打的好的人,不然肯定会臭美以为他这是特意上线安慰自己。

只是,十九岁应该还在读书,现在是暑假,还是晚上,会有什么事呢?

舒瑶虽然在心里嘀咕,但并没有太在意。她还要练英雄呢。

人机练习的难度比匹配简单多了,而且没有担心会被队友骂的顾虑,舒瑶放的很开,玩的也很开心,一连玩了三局她才下线。

快到睡觉时间啦,她得去洗漱。

洗漱回来,发现十分钟前毕念念给自己拨了个微信语音电话。

舒瑶估计她应该是想约自己玩游戏,但是今天逛了半天,她真的累了。可万一,自己不陪她,岂不是又给了野王弟弟可乘之机?

想到这里,舒瑶坚定做出了决定,如果毕念念要自己陪她打游戏,自己就舍命陪君子了。

一个语音电话回拨过去,那头接了,却是咋咋呼呼大喊:“瑶瑶,我在排位,关键时刻,打完这局再找你。”

说完,不等舒瑶说话就挂掉了。

舒瑶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心道,念念果真在玩游戏。她马上也登录自己的游戏账号。

好友列表中,毕念念在游戏中,不过那位野王弟弟并没有在线。舒瑶没有犹豫,点了观战。

二十多分钟过去,毕念念这一局才终于打完。估计是看到舒瑶在线,直接开了个房把她邀请进去,在房间里气呼呼和吐槽着刚才那一局。

“念念,你不知道刚才哪一局有多气人,那个打野根本就不会玩。如果不是他,那一局根本就不会输。”毕念念很生气,说话语气特别激动。

舒瑶虽然才玩游戏,不是很懂。但她刚才几乎观看了正常比赛,她觉得那个打野也还好,只是敌人真的太强了,配合默契又太好,念念他们这一队虽然顽强抵抗,最后还是败了。

念念觉得刚才那局的打野菜,会不会是因为最近她一直和野王弟弟一起玩,野王弟弟的李白玩的太好,以至于她对打野位的期望值高了?

舒瑶冷静说出自己的分析,并安慰她不要在意一局的输赢。

毕念念听了她这番话是真的平静了许多,半响后说道:“瑶瑶,可能真的是你分析的这样。”

她和野王弟弟一起玩时根本就是躺赢,已经很久没努力过了。刚才那一局他们队五个人都很努力,没有谁特别出挑,也没谁特别拉跨。只是她已经习惯野王带飞,所以对打野位期待值高了些。

毕念念叹了口气,对舒瑶说:“我们来玩两局匹配吧,就两局,玩完就睡觉。”

舒瑶其实眼皮已经有些的重,想到闺蜜刚输了排位,心情肯定不那么美丽,还是陪着玩了两局。

退出房间后,舒瑶累到连游戏没退出都没意识到,直接倒头秒睡。还是半夜起来上厕所,摸到手机发烫,赶忙拿起来看,才发现竟然没退出游戏。

可怕的是,两点十分的时候,猎杀废物时刻给她发了条信息:在?

回不回呢?舒瑶想了想,觉得现在大半夜的,还是不要有一句每一句的扯了。于是很坚定退出游戏,并给手机充电。

她总不好跟人家说,自己和闺蜜玩游戏玩得太累,忘记退出游戏。那不是给人一种沉迷游戏不可自拔的感觉?只是这样看到别人的消息不回,又让舒瑶觉得挺不礼貌的。她躺在床上,心里始终记挂着自己没回人家信息,迷迷糊糊睡去。

她明天还得和几个约好的初中同学一起去看望生病的初三班主任。

---

舒瑶对初三班主任韦老师有着和其他老师不一样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改变了舒瑶。

倒不是说舒瑶出现了叛逆期不好好学习,只是初中那会她出现严重偏科,虽然这并没有影响到她掉出年级前十,但也确实是拖后退了。而拖后腿的,恰好是班主任所教的物理。

舒瑶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在初中最后有i年遇到一个没有放弃她这个的老实,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午休时间为她答疑,所以她才能在最后一年的时间里把这门严重拉跨的学科成绩提上去,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第二高中。

前天,她在初三班级群那得知韦老师生病住院了,于是和几个有在本地的同学约好去看她。

到了约定刚好的时间,上午九点三十分,约好一同去看望韦老师的同学们准时出现在第一人民医院门口,其中当然也有毕念念。

汇合后,几人去买了水果和鲜花,这才去医院看望老师。

韦老师对于这几个学生的出现很意外,也很开心。

“不过是急性肠胃炎而已,怎么还特意过来了?”韦老师看着这几个长大了许多的学生,深感欣慰。

“韦老师,你是不是又经常忙起来不按时吃饭,把自己弄肠胃炎了?”舒瑶真担心她这个坏习惯会拉跨身子。

被学生看穿一切的韦老师哈哈笑了笑,越过这个问题,关心起他们在大学的学习和生活来。得知每个学生都适应的不错,很替他们开心。

聊着聊着,不知道谁带头说起第一高中最近一件很轰动的事。有位冲击清北的苗子,在升高三之际,竟然休学了。

成绩这么好,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休学?谁都知道高中阶段的学习,一旦暂停,很可能就回不到原来的状态。

“是生病了吗?”舒瑶只能想到这个原因。

“不是,听说是因为打游戏。”

“啊!”舒瑶诧异到轻呼出声。

这个原因就真让人意外了,甚至还觉得很可惜。这么好的成绩,因为打游戏休学。

韦老师叹气:“网络越来越发达,智能手机的普及,对还没有自制能力的未成年人来说,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可不是,现在不是有款手游特别火吗?我自己有时候玩起来都不知道节制。”这位同学虽然没点明是哪款游戏,但是大家好像都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舒瑶看了眼昨晚才和自己玩到半夜的毕念念,发现她也是笑得有些心虚。

韦老师叮嘱他们,不要因为已经考上大学就松懈了学习。同学们自然是连连点头应下。

毕竟是医院,还有其他病人要休息,他们一行几人也不好在病房待太久,陪着老师聊了二十来分钟后,依依不舍离开。

出了医院,几人也就散了,各回各家。

舒瑶和毕念念一起走,两人决定一起在外面吃午饭。

“你说第一高中休学的那个学生,他父母不得急死。”舒瑶始终想着这件事,忍不住和毕念念叨念。

毕念念笑了笑:“不会,他父母肯定支持。”

“你怎么那么肯定?”舒瑶面带困惑看向她,她这语气,说的好像认识那人一样。

毕念念也许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哈哈笑了笑,解释:“我是说,他既然能休学,那肯定是父母同意才可以的嘛。”

“也对。”舒瑶点了点头:“刚才你那语气,我还以为你认识那个人呢。”

毕念念嘿嘿笑了笑,挽住她手臂:“哎呀,说那些做什么,我们来讨论下中午吃什么。”

“现在才十点多,我们可以边逛边想。”

“十点多!不如我们找个奶茶点坐下休息一会,顺便看看野王弟弟在不在,让他带我们玩会游戏?”毕念念听到这个时间有些兴奋。如果野王弟弟没睡懒觉,这个点也差不多醒了。当然,这样的话她是不敢和闺蜜说的。

舒瑶见她这会就惦记着游戏,担心提醒:“念念,我觉得你不能整天想着玩游戏,更更更不要迷恋游戏里的人。第一高中那个因为游戏休学的例子,该给你敲醒警钟。”

“哎呀,瑶瑶,我什么时候因为游戏影响学习过?这不想趁着暑假,有野王带,赶紧上分。”毕念念终于还是对她说实话,坦白道:“这个点,一般可以和野王弟弟打两局的。”

舒瑶见她这么起劲,不忍扫她兴。毕竟寒暑假就是给学生暂时放下学习,好好玩耍,快乐成长的。当然,也会有些人利用这些时间弯道超车。

两人走了两条街,才终于找到一家环境比较好的奶茶店。

毕念念迫不及待找位置坐下,登录游戏,点奶茶这事全权交给舒瑶。

登陆游戏后,她心心念念的野王弟弟果然在线。

毕念念果断开了排位的房间,邀请他。

没多久,他就进来了,并很快发了一条消息。

猎杀废物时刻:今天有事。

毕念念有些失望,眼珠子一转,给他发了一句话。

念念必上荣耀:今天我和瑶瑶及几个同学去医院看望老师,他们有聊到第一高中有位清北种子因为打游戏退学哦。

猎杀废物时刻:你别乱说话。

念念必上荣耀:我哪敢说,要是给老师和同学们知道,我和那个因为游戏休学的人一起打游戏,还有活路吗?你说是不是,表弟!

猎杀废物时刻发了一堆省略号,随后退出房间。

一个人排位,毕念念忽然也不想玩了。谁知道她才退出房间,就看到好友界面那,猎杀废物时刻的id又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猎杀废物时刻:别半夜还拉着你姐妹玩游戏,女孩子熬夜不好。

毕念念看着这句话,越品越觉得……管太宽!

他这样一个无情推塔机器,自己都经常玩游戏玩到半夜,竟然还管她和姐妹玩到几点?

哼,不就是仗着自己技术好,看透她要抱大腿的决心,以下犯上!

舒瑶拿着两杯奶茶回来,发现她并没有在玩游戏,第一反应,肯定是野王弟弟不在线。

她把奶茶递过去,问:“不玩游戏了?”

“不玩了,生气。”毕念念狠狠吸了一大口珍珠,告诉舒瑶:“那个野王弟弟真的管太宽了,他竟然还关涉我半夜打游戏。”

舒瑶立刻想到昨晚半夜两点多收到的那条问她在不在的信息。

哼,果然是峡谷电暖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