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拉拉李白小手手[王者] > 第20章 第20章
 
贺西他们队伍拿了冠军,自然免不了要庆祝一番。

所以等他看到表姐给自己发的那一堆消息时,已经时凌晨两点多。

看到这些话,这会他有一种强烈的想见舒瑶,与她说话的冲动。然而一看时间,他只能苦笑。

苦于无可慰籍,贺西干脆登录了游戏账号。

见不到人,看看她的游戏账号也好。

他点开舒瑶主页,看了下她最近的战绩。

这段时间她玩的并不是很多,是在忙什么事吗?马上就九月了,也确实该为开学做准备了。等她回t市,两人的距离不过就一个小时车程。

想到这里,贺西忍不住笑了。

贺西从舒瑶游戏id主页返回游戏主界面,正准备下线之际,发现这个已经刻在他骨子里的id上线了。

‘夏天的瑶’在线,贺西想也没想,向她发出组队邀请。

对于半夜上游戏会接到贺西的邀请,舒瑶表示也很意外。她因为自己喜欢的战队夺冠,激动到失眠。在床上挣扎趟了两个多小时候,放弃了,这才登录游戏下,想玩几局。

“你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你怎么这个点还没睡?”

一进到房间,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短暂微楞后,舒瑶略不好意思解释:“今天看了总决赛,心情有些激动,睡不着。”

贺西低笑,说道:“要不一起排两局?”

大半夜双排,匹配了差不多两分钟才终于进入到游戏。

选英雄阶段,对方先拿了李白。舒瑶便问:“你玩什么呢?”

贺西想了想,说:“我用橘子打野吧,你想玩什么?”

舒瑶看对方法师拿了王昭君,便说:“我玩甄姬吧。”

贺西嗯了声,几秒后说道:“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用情侣皮肤。”

舒瑶也玩了一段时间王者,常用英雄还是王昭君,自然知道他说的情侣皮肤是指李白凤求凰的和王昭君的凤凰于飞。

她很喜欢王昭君这款皮肤,只可惜它时限时出售的,如今也只能羡慕一下那些早年有买这款皮肤的游戏玩家。

准备进入游戏,舒瑶发现,对方不仅用情侣皮肤,还是等级13的cp。

她和念念也挂了闺蜜的标志,在一起打了一个暑假,也才三级。他们得十三级,得打多少场游戏啊。

舒瑶念出了自己的感慨,贺西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是挺久的。”

“你说游戏里的cp有多少是真实的情侣呢?”

这个贺西可说不准,世界里每天都有不少人cpdd。他只能说,部分可能是真实情侣,其他的,也仅仅是游戏cp。

贺西没有回答,舒瑶又想到了什么,调皮问了个问题:“你游戏玩的这么好,没有小姐姐提出和你cpdd吗?”

“唔……”贺西耳尖红了,说没有是假的,但他基本不理会。

“我打王者,多数时候都是单排,要么就是和团战我必先亡那几个朋友一起玩。”

单排的时候,也会有小姐姐想加好友,问他要不要处cp什么的。后来想加他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干脆设置了禁止好友申请。

后来在带表姐打游戏的时候,意外遇到她,天知道那天他有多激动,连忙把禁止好友申请给取消掉,就是盼着她能加自己。而且他也想过的了,如果她不加自己,等他们一起排过几次后,他也要主动加她。

然而自己这点小心思,现在好像还不能给她知道。

听了贺西这话,舒瑶有不是很相信。毕竟一开始,他给她的感觉可是峡谷电暖器。而且在她印象里,厉害的野王没有不带妹的,不然他为什么要带念念?

“真的假的?”舒瑶真的有些意外,如果是一开始,她肯定不会信贺西这话的。可两人一起玩了那么久游戏,他好像和峡谷里那些爱撩妹妹的小哥哥确实不一样。至少他们一起玩的时候,他都是闷头刷怪抓人。

贺西:……

他无奈叹了口气,告诉舒瑶:“我只是喜欢这个游戏,所以才玩。”真不是为了带妹撩小姐姐。

可怜他那点小心思现在又不能说,贺西幽幽看着那个在中路抢兵线的人,仿佛那人就是舒瑶本人。

猛的,他瞥见对方李白打完蓝后身影朝中线飞去,他立刻放弃打红,也去中路。

两边的打野和法师在中路碰面,彼此对砍了几刀后意识到暂时还没办法拿下对方,又各自退下。

只是,可能李白和王昭君是情侣的缘故,抓中抓的特别猛。舒瑶这种好脾气的玩家都忍不住气呼呼说了句:“这个李白直接住中路了。”

贺西笑了笑,柔声安抚:“没事,你清兵就好,其他交给我。”

他不是说说而已,很快便蹲到一个机会,在中路把对方法师杀了,也把对方打野打到残血。

明明大获全胜,可贺西还是颇为惋惜说道:“伤害差了点,等我再买件装备,这李白就没得跑了。”

舒瑶咋舌,这还叫差点?都直接把人家打野打残血了。

贺西说话向来不爱夸大,一个李白玩家,自然是了解这个英雄的属性的,该怎么打,贺西很清楚。等他买下暗影战斧后,对方的李白基本废了。

对方王昭君看不下去了,发了段话。

今天也是小可爱[王昭君]:橘右京,这个甄姬是你带的吗?

如果是一千,贺西是从来不会理会这些话语的,但今天他回了个‘嗯’。

今天也是小可爱[王昭君]:嘤嘤嘤,我错了,你别再来中路了行不?

猎杀废物时刻[橘右京]:不行。

只是对话,舒瑶就闹不出了贺西大直男形象。人家小姐姐都撒娇卖萌了,他回的倒是干脆利落。

舒瑶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对不起,我不是笑你。”舒瑶慌忙解释,但好像反而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贺西嗯了声,他这‘嗯’同样带着浓浓的笑意。

这局比赛结果,毫无悬念,当然是舒瑶他们这边赢啦。

第二局比赛,因为队友中有人选了法师,贺西便建议舒瑶玩辅助。

舒瑶会的辅助不多,看到贺西拿了李白,想到他那几个朋友曾说过的,瑶和李白这个英雄很配,便选了瑶。

开局没多久,舒瑶就预感到,这又是平平无奇稳赢的一局比赛。可即便如此,她也并没有松懈,很努力游走。

她玩的虽然是软辅,但积极游走,给队友打信号,c位不撤退,她坚决在前面扛伤害。

也许是因为因为她很努力,射手都忍不住夸了句:这个辅助挺会的。

第一次在游戏里被陌生人这样夸,她有些不好意思,礼貌回了句:谢谢。大家一起加油。

只是,再顺丰的局,也会有对手突然反扑的时候。

舒瑶跟着射手在发育路推对方二塔,对方五个人突然都赶了过来。两人顽强抵抗后,射手拿下了两个人头,自己也死了。舒瑶的瑶变成小鹿,一路狂奔。

她忽然有点慌,念叨了句:“我还能被揪下来吗?”

然后她看到左上角的小地图上,一抹白色身影从自家泉水,一路向她狂奔。

李白甩出了所有技能,千钧一发之际,接到了残血的瑶。

明明只是游戏,可舒瑶竟生出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动。

那个向她狂奔而来的身影,让她激动的心砰砰直跳。

“谢谢你。”安全回到泉水中的舒瑶,小声向贺西道谢。

贺西站在泉水外等她,右手的剑潇洒划了一圈,低笑出声,说了句:“傻瓜,说什么谢。”

这这这……舒瑶脸红了,这话怎么听着让人心跳加速。

三技能上了李白身后,舒瑶说了句:“你李白玩的比上局那个人好。”

贺西再次笑了,很干脆说了句:“当然。”

他爽朗的笑声传来,舒瑶也忍不住笑了。在心里感叹,年轻真好。

十八九岁的年纪,真的很美好。无所畏惧,坦坦荡荡。

“不知道是不是李白玩的好都是差不多操作,你的李白和super队west的李白挺像的。”

贺西嗯了声,没多说什么。

因为对方五人都复活了,全部过来蹲李白和瑶。

二打五,自然免不了有些吃力,好在贺西操作很秀,加上队友也支援的很及时,这波团战他们赢了,只牺牲了对抗路。

1换五,血赚。

因为这波团战对手全军覆没,他们可以一波了。

在即将推到对方水晶的时候,贺西忽然半开玩笑问:“我们操作那么像,你觉得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舒瑶也笑了,被贺西逗笑的。

“怎么可能,你如果是职业选手,还在这里和我一起排位,那不就是……”

舒瑶话卡在这,贺西好奇她想说什么,推水晶的动作都听了下来,催问:“不就是什么?”

“不就是职业玩家无聊炸鱼嘛!”

炸鱼,指拥有较高游戏水平的玩家,恶意在低水平玩家群体中进行游戏的行为。

贺西驰骋峡谷几年,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他愣了愣,随后笑了。

这点他好像洗不白,却也甘之如饴背此骂名。

“那我今晚带着你多炸些鱼,好不好?”

“这是要玩通宵的意思?”舒瑶问。

虽然她很精神,但熬通宵这种事还没干过。

贺西下意识摇了摇头,反应过来她看不到,忙开口道:“通宵不好,再玩一会。再玩一会你如果还不困,我陪你继续玩。”

“谁陪谁玩呢?”舒瑶调皮反问,可是他邀请的她。

贺西笑着改口:“好好好,是你陪我玩。谢谢瑶瑶深夜陪我上分。”

第三局、第四句、第五局……贺西后面玩的全是李白,舒瑶越看越心惊。

在又结束了一局比赛后,她已经开始动摇了,问:“贺西,你真的是west?”

这次贺西没有模糊回答。

“嗯,瑶瑶,我是职业选手。”

舒瑶直接倒抽了口冷气,直呼好家伙。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啊。、

贺西有些担心:“瑶瑶,你会因为我是职业选手,而不跟我玩吗?”

舒瑶:……(⊙﹏⊙)

这话是不是反了?通常不是普通玩家担心职业选手嫌弃自己才,不和自己玩吗?

“瑶瑶,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她的不做声,让贺西有些焦虑。

听出他的焦虑,舒瑶轻咳了下,开口道:“那个……其实……不说自己是职业选手,也没什么吧。”

像他们这么厉害的,肯定很多人央求着带飞,在玩游戏的时候不说这个身份也情有可原。

“你不介意?”

“为什么要介意?”

不仅不介意,忽然的,舒瑶觉得念念很有眼光,她看上的这个野王弟弟,是真的野王。

想到好闺蜜,舒瑶有个困惑很想知道。

“我想问一下,念念她知道你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