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虞清欢长孙焘 > 第1526章 喜事临门
 
蓝灵灵与元武帝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陆明瑜紧绷的神经,也终于放松不少。

刚到傍晚时分,夫妻俩一同从宫里归来,准备回家踏踏实实吃个晚饭。

轿子才刚抬入府中,便看到府里一派人仰马翻,瞧着那架势,说是贼子趁机来打劫太叔府都有人信。

长孙焘走出轿子,以往只要他一出现,无需说任何话,都能震慑府中诸人。

可今日却没了那个效果,他只好低喝一声:“阿六,滚出来!”

阿六连滚带爬,手脚并用的来到他面前:“主子。”

长孙焘问:“怎么回事?哪里着火了?”

阿六语无伦次:“夫……夫夫夫人……那里着火了!”

陆明瑜心头一颤,紧接着便听到阿六上气不接下气地解释:“不不不不是着火了,而是夫人晕倒了。”

陆明瑜冲出轿子,只给长孙焘留了一道风风火火的背影。

“晏晏,慢点!”

长孙焘随后追了上去,夫妻俩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楚氏的屋里。

这时,楚氏正躺在床上,小茜挺着肚子站在一旁,苏氏满脸笑意。

而百里无相则蹲在床前握住楚氏的手喜极而泣。

“怎……怎么了?”

陆明瑜吓得话都说不完整。

小茜笑吟吟地告诉她:“阿姐,大喜呀!我们要当姐姐了。”

陆明瑜一怔,随即不敢置信地捂住嘴巴。

小茜再度重复:“阿姐,娘亲已有月余的身孕,适才忽然晕倒,也是因为怀孕所致。”

陆明瑜闻言,双目氤氲。

她一瞬不瞬地盯着楚氏,眼底的欣喜满溢出来。

娘亲为了她,委身于虞蹇那等蠢货,为人妾室蹉跎了十数年的时光,过着委曲求全受人白眼的日子。

如今成为师父的正室,纵使师父没有大富大贵,却也有足够的本事养活这个家。

她再也不用过上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而现在又身怀有孕,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

虽然可能无法彻底弥补师父早年丧妻丧子之痛,但这个孩子的到来,意味着师父后继有人,也意味着娘亲的新生活正式开始。

这怎能不叫人高兴呢?

望着师父一个劲儿的抹眼泪,陆明瑜也跟着红了眼眶:“真好!真好!太好了!”

小茜应声:“可不是吗?要是二嫂也有喜脉,那我们可就是扎堆怀孕,扎堆生子了。”

谢韫因为前往南疆一段时日,夫妻俩成亲后聚少离多,怕是没有这么快怀上。

不过他们二人还年轻,倒是不着急。

但娘亲已经三十多岁了,男人七老八十还能生,女人上了四十,便很难生育。

这个孩子此时到来,也让娘亲少受一分生产时的罪孽。

好事!

真的太好了!

陆明瑜连忙吩咐阿六:“快!快将此事告知越国公府和荥阳王府!”

阿六忙不迭地去办。

陆明瑜这才小心翼翼地问:“师父,脉象如何?”

百里无相抹了抹眼角:“强健有力,是个健康的孩子!”

陆明瑜又问:“我娘呢?身体可能适应?”

百里无相道:“我一直在给你娘调理,她身体康健,受\/孕不会对她的身体产生太大的影响。”

陆明瑜彻底放下心来,满心欢喜。

长孙焘也由衷地为楚氏感到高兴,她牵住陆明瑜的手:“我们先出去,师父与娘亲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陆明瑜这才反应过来,招呼大家出去,顺道把门贴心的阖上。

门外,她向苏氏道谢:“苏姨,此番多谢你了!”

原来楚氏从苏氏那里回来,披风忘了带了,丫鬟忙着回去取披风,结果与送披风出门的苏氏擦肩而过。

而楚氏正好在这个时候晕倒,是苏氏发现了她,并及时呼救才不至于发生严重的后果。

苏氏含笑点头:“娘娘不必客气。”

说完,苏氏便领着丫鬟走了。

长孙焘看向姐妹俩:“兄长和表哥知道这件事,肯定会上门,天儿冷,你们俩先回房,我去命人加餐,今晚我们好好庆祝一下。”

陆明瑜应下:“叫厨房好好弄一顿,也让陆管事给府中的下人赏三个月的月例银子。”

长孙焘含笑:“好,你就别操心了,我来办。”

……

众人散去后,百里无相握着楚氏的手,忍不住再次老泪纵横。

楚氏却无奈的笑了:“不就是孩子吗?怎的这么高兴?接下来我们还会有很多孩子。”

百里无相抹了一把眼泪:“当然高兴!夫人,多谢你,多谢你为我百里家留了后。”

楚氏轻轻笑了起来:“你我这个年纪,有孩子事迟早的事,当初我不是问你我们还能不能生吗?你说可以,这个结果是必然的。”

百里无相把手放在楚氏的腹部,感受那仿佛并不存在的小生命:“好!真的太好了!我又要做父亲了!”

听闻他这么说,楚氏心疼的抚上他的眉眼:“姐姐知道了,一定会为你高兴。”

百里无相忙不迭点头:“她会高兴的,她和娘在天有灵,都会高兴的。”

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楚氏说不出太过黏腻的甜言蜜语,但她眼底的深情,却是那般一览无余。

她说:“夫君,我一直都在庆幸,晏晏把你带到我的身边。是你让我知晓,原来女人被呵护被疼爱是这般滋味。”

“能为你生儿育女,是我的福气,也是我的荣幸,我会好好教养我们的孩子,让他健康平安,幸福快乐。”

百里无相一时哑住,幸运的又何尝不是他?

生生母亲,结发妻子,亲生儿子,死在了自己生父的手上,可惜他势单力薄,苦心筹谋多年,才能为母亲与妻儿报仇。

二十几年的岁月,他一直过得浑浑噩噩,只有通过学习医术来麻\/痹自己。

直到遇见楚氏,他才有再次成家的打算。

两人没有像年轻人那般蜜里调油,同是丧夫丧妻的两人,彼此看对眼,便顺理成章的成了亲。

日子过得平淡如水,但楚氏的温柔和贴心,叫他再度找到活下去的意义。

如今再添子嗣,这份本就细水长流的感情,也更深厚了几分。

最后,百里无相满眼柔情:“夫人,为夫前几十年,给了亡妻,我与她少年夫妻,结发\/情谊这辈子都忘不了。”

“但往后我会好好待你,敬你爱你,与你互相扶持着走完这一生。谢谢你,让我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

“也谢谢你,让我再度有了做父亲的机会;更谢谢你,让我不再是孤单一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