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时光不负宁夏白钧浩 > 第8章这就是那个未婚夫
 
男人足足有一米八七的样子,一身白色昂贵的西装,穿出英伦的味道。

头发蓬松,像海藻一样,泛着健康的亚麻色。

一双桃花眼,眼角狭长,在末尾上挑,潋滟生姿。

他也在看宁夏,唇角上扬,莞尔成薄薄的弧度。

宁夏转过眼神,伸手拢了拢头发,对身旁的夏太太道:“小姨,我上楼了。”

夏必秋却喊住了她,“二妹,我给你介绍一个人。”然后,自豪地用手指着身旁的男子,介绍道:“他是白钧浩。”

白钧浩?这个男人原来叫白钧浩!

宁夏那个从国外回来的未婚夫。

宁夏又一次抬头看向白钧浩,眸子里面有淡淡的忧伤,或者是嘲弄,“您好,白先生。”

白钧浩唇角的笑意渐浓,看了宁夏一眼,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向夏必秋,带了几分调侃的味道,“这就是我从小订婚的那个未婚妻吗?”

他这句话,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尴尬了几分。

夏太太的脸色尤其的难看,像被人**裸的把遮羞布给撕掉了。

“那只是一个笑话,我们已经退婚了。”宁夏冷冰冰道。她的手里攥紧了那块紫色的玉佩,继而转身上楼,没有再去看一眼那对男女。

她上了楼,还听到楼下传来的欢声笑语。

宁夏洗了澡,换上干净的睡衣,打开了窗户,听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大了。

佣人给她送来了姜汤,听说是王妈怕她感冒,传染给其他小姐,让她赶紧喝下睡觉,连饭都没给。

寄人篱下,她本不该奢求。

看王***态度,其他佣人对她的态度也恶劣了几分。

听着雷声,和雨点敲打树叶的声音,宁夏心里竟然从来没有过的安宁。

安宁?

她的腰上突然多了一双手,摸索这解开了她睡衣的扣子,继而有人吻上了她的唇,她的腿也被掰开了,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来人的呼吸加重,尤不满足,把她抱在了自己的身上。

宁夏是被痛醒的。

以前,天天如此,她到不觉得痛,反倒一天没有他会很难熬。

习惯了清净,突然多了东西,反倒痛的像是第一次。

她想推开来人,突然就醒了。

她是在夏家,不是在原来的屋子里。

床头的灯被打开了,借着昏暗的灯光,被她压在身子底下的是一个英俊到爆的男人。

体格健硕,尤其是那张脸,像是经过了精心的雕刻,俊美的不像话。

男人半迷了眸子,喘气嘘嘘。

见她醒了,一双桃花眼越发的潋滟,裹了浓重的**,“今天,怎么那副样子回来了?”

宁夏的唇角有些哆嗦。

她从来没有想到,睡在她身边三年的男人,会是她的未婚夫,白家的少爷,白钧浩。

是说天意弄人,还是说孽缘重重。

“原来,我竟然从来没有睡错人。”宁夏笑,眸子里分明是痛。

白钧浩一边用手托住宁夏的腰肢,一边享受。

他刚才弹钢琴看到她,就忍不住的想要她。

离开她几天,却像过了几辈子那么久。

他已经后悔放开她了,他实在是怀念她身体的滋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