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我的属性可以无限叠加 > 33、城里套路深,俺还回农村
 
  “小子,不用看了,你那两个老乡都得死,还有你。”

  树下的凶匪这时也望向了战斗中的柳一刀和韩大娃,见柳一刀将韩大娃压制得死死的,面显得意,冲树上的肖平语出威胁,道“你也不打听打听,刀爷的柳絮刀法,连外锻层次的强者都逃不过,何况你们这一群乡巴佬儿。”

  “柳絮刀法,我呸,怎么不叫柳腰刀法,女人的花架子功夫,以为老子怕吗?”

  闻声,肖平低头冲树下的凶匪不屑地啐了一口,故意虚张声势吓他:“你也不打听打听,小爷我是何许人也……”

  那凶匪闻言脸显疑虑之色,迟疑了一下,道“有种你下来,咱俩好好打一场。”

  “你也想吃小爷的毒屁吗,你也想隔屁是吧?”肖平道“行,小爷我成全你,”

  说着,肖平就纵身一跃,直接从树上跃了下去,

  那匪徒没想到肖平会从树上跳下,被他意外的举动反被吓了一跳,身子一激灵,赶紧闪避开来,他还真怕肖平一个屁放出来崩死他,

  肖平也不理这凶匪,而是向着战斗中的韩大娃和柳一刀飞奔过去,

  这样打下去,韩大娃坚持不了太久,肖平也不想搬俱尸体回去,

  韩大娃虽然心性凉薄,但必竟不是大奸大恶之辈,不管初衷如何,对他也算是有过照顾和帮助,他不能见死不救,

  今天来到县城,他才认识到,县城也不安全,且不说有强大邪祟动辄灭人满门,只说这光天化日之下,凶匪猖獗,人群退避,官兵却不见影儿,真个是无法无天。

  县城有强大武者,村子每晚都遭遇邪祟的侵犯,山中又有凶兽出没,这个世界真的很凶险,

  人类的生存空间不断地被压缩,越发的凶险和艰难。

  多个强有力的队友,还是好的,所以他不希望韩大娃死。

  这时,柳一刀已经将韩大娃逼到了墙根处,那一尺长的柳叶状短刀,在他手中翻飞如柳絮飘洒,端的是快捷俊逸,又阴狠毒辣,

  照例,在挥出五刀后,他口喝一声,“着。”

  然后一刀插入进了韩大娃的腹部,血花迸溅中,韩大娃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身体一阵的战栗,眼中有恐惧和绝望。

  “你终于叫了,十刀了,你才了一声,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最硬的一个汉子,若加以栽培,假以时日,将来也定也是一名武者,唉,可惜了……”

  说着,一只手按住韩大娃持刀的右手,握刀的手猛地一转,顿时韩大娃腹部伤口洞开,呼啦一下,血水喷出,

  柳一刀脸显狠辣之色,在韩大娃痛苦凄厉的惨叫声中,玩味笑道“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

  才说到这,他陡然感觉背后有风呼啸,更有强大气机逼来,

  他面色大变,猛转头时,就见一人从半空向他冲来,那头下脚上,高速旋转犹如一个人形陀螺,让他一阵的眼花缭乱,

  “玄,玄鹰劲,不,不可能……”江湖阅历丰富的刀疤柳立即看出是玄鹰劲,但却被结结实实地震惊到了,

  玄鹰劲之难练,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程度,反正他听说后直接就放弃了,觉得太耗费时间和精力,

  练不出在情理当中,但他实在没料到,自己今天会遭遇到玄鹰劲的攻击,

  他脸显恐慌,自忖抵挡不了这重重一击,立即便要闪避,

  便在这时,韩大娃左手拼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使得他的身体不能第一时间灵活避开。

  下一刻。

  他被那旋转的人撞中,砰地一下,被撞飞了出去。

  跌飞中他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

  重重栽倒在地,柳一刀脸显滔天恐惧,无比焦急。

  甚至,在看到撞他的是那个箭法超神的少年时,顿时有了一丝的绝望。

  他的预测是正确的。

  下一刻。

  噗地一下,他的胸口被一枚箭矢射入。

  哇地一下,他嘴里又喷出一口鲜血,但却仍然挣扎着站起,

  只是还未站稳,咻地又一箭,贯入眉心。将他射倒在地。眼看是不能活了。

  那仅剩的一名匪徒,在柳一刀遭遇重袭时,已经开溜,这时已经逃得没了影儿。

  肖平也不管他,快步过去时,见柳一刀已经断气,便在他身上一番摸索,只摸到了五两银子,却没有找到武功秘籍,

  他不死心,将柳一刀的衣服扒下,最终将他扒了个净光,

  杀了人,缴了银子还不算,还要将尸体扒光,这也太恶俗了!

  柳一刀如果泉下有知,肯定能气活过来再气死过去,

  只可惜并不是所有武者都像雪里豹子一样将武功秘籍纹在大腿上,肖平没有在柳一刀身上找到他的柳絮刀法,

  懊丧之下,冲柳一刀的尸体啐了一口后,他转而去摸另外几个匪徒的尸体,统共又摸到了6两银子,

  将11两银子塞入怀中,嘴上还啐了一口,“我呸,还柳一刀呢,混得忒差,身上居然就这么点银子,”

  “肖平,快,快过来,大娃昏过去了。”便在这时,马二炮声音紧张的声音响起,

  他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血腥搏杀,这时心下凄惶,六神无主。

  肖平飞步过去,见韩大娃面色苍白,业已昏厥过去,

  柳一刀的那把短刀,还插在他的腹部。

  马二炮指了指那刀,“肖平,这刀。拔出来吗?”

  “拔出来他血流得更快。”肖平皱了皱眉道,“先给他的伤口止血。”

  这次出来,肖平带了不少的外伤药,这时就拿出来给韩大娃的伤处缚药。道“附近有没有医馆?”

  “有是有,怕人家不肯接诊呀。”马二炮道“还是报官吧!”

  肖平知道,这个世界是没有急救措施的,即便去医馆也是中药诊冶,小心将养,但县城绝非伤养之地,花销不说,还不安全。

  柳一刀虽死,但他必定还有过命的兄弟,真杀过来也麻烦。

  至于报官,一想到他们在此打杀半日都没有官兵过来,便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时候只能是招集人回返。

  但是,这时,他也有点拿不定主意,就在二人都有些凄惶之际,韩大娃诈尸一般地睁开了一条眼缝,虚弱地开口,只吐出了四个字,道“快走,回村。”

  见韩大娃和自己的想法一致,肖平立即打定了主意,让马二炮去将所有人召回,打道回村。

  一柱香的工夫后,一队人马出了城,沿大道快速回返。

  来的时候,木轱辘车上拉的是凶兽,

  回去的路上,拉的是韩大娃,

  韩大娃庞大身躯仰躺在车上,浑身是血,宛如一头受伤的大棕熊,

  他一直昏迷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