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我的属性可以无限叠加 > 50、电能+50
 
  否则,就要绕个大弯子。

  绕个大弯子不是不可以,但能不绕最好,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关键这时,他想借机捞点气血。

  于是屏息静听,决定进行一番探听。

  超强的听力之下,他听到两个山匪在说话。

  其中一个山匪道:“草,真烦,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不明白为何要站哨?”

  另一个接话道“这你还看不出来,姓杜的这是针对咱俩。给咱俩穿小鞋呢。”

  “别提那龟孙,提他我就来气,不就是上次打劫,我抢占他中意的一个少女嘛,记上仇了还……”

  “好了,不提他了……哎?雷子,最近咋不赌了?”

  “赌个屁呀,最近老也不让出去打猎了,腰里连个大子都没有。拿什么赌呀?”

  “都怪县里那个狗官,没事老派兵来对付我们。弄得大当家都怕了,现在都不敢出山门了。”

  “怕不是这个原因吧。”

  “不是这个还有什么原因?”

  “最近几天,你有见过大当家和二当家吗?”

  “没有呀,他们不是闭关练功吗?”

  “练个屁呀,那都是幌子,是稳定军心的,其实他们早不在堡里了。”

  “不在堡里,那是去了哪里?”

  “听说三当家出事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两位是出去查去了。”

  “怪不得,怪不得这大白天的还关着堡门,原来两个当家的都不在呀。”

  “你才知道呀,那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们俩是什么处境了吧?”

  “什么处境?”

  “如果这时候官兵打来,或者别的什么势力打过来,你觉得那堡门是开还是不开呢?”

  “当家的都不在,堡门当然不会开。”

  “堡门不开,那我们俩呢?”

  “草,姓杜的特玛的这是在坑我们呀,”

  “所以咱们最好祈求别出事,否则肯定活不成。”

  ……

  听到这里,肖平约略明白了,原来黑山虎和封三娘不在黑山堡,外出调查雪里豹子的事,

  他们又哪里知道,诛杀他们三当家的人,此刻就是在这里。

  黑山堡三个匪首,一个去找阎王爷报道了,另外两个外出,现在一个姓杜的匪徒暂为接管了堡内一应事务,而且这两个站哨的山匪跟他有仇,姓杜的在给他们穿小鞋。

  “这是白送人头呀,不捡白不捡。”肖平咕哝一声,跳下马来,取下弓箭,向前飞步急奔,

  他305的速度放开后,直接化作虚影,快的看不清楚,

  待得逼近五十米以内时,两个山匪才有所发现,指着他正要大声惊呼,肖平两只箭矢已经射出,一只射进了一个山匪的眉心,一只射进了另一个山匪刚刚张开的嘴里,箭矢透穿咽喉,从后脑透出,让他只能发出痛苦的呜咽。

  肖平走过去时,两个山匪已经倒地死去,一道光芒从最先倒地的那个山匪尸体中窜出,打入他的体内,给他增加了40点的气血。

  肖平抬头向着崖上望了一眼,见崖上传说中固若金汤的黑山堡大门紧闭不开,暗暗地松了一口气,遂回头朝后看了一眼。

  只见后面的马匹已经行近,他便忙将两个山匪的身体搜了,只摸到了十几文铜钱,不禁苦笑摇头,揣进怀里,

  然后将两把鬼头大刀捡起,待得后面马赶到,绑到了马上,然后一手提着一个山匪尸体,翻身上马,纵马而去,

  行出百米开外,找了片荒僻山林,将尸体连同兵器一并埋了,然后才驾马来到了罗桑河边。

  迎着浩浩河风,肖平抬眼望去,罗桑河非常宽广,不过河边有很宽面积的浅摊,而且河道分叉很多,

  肖平前世在国外曾见过电馒,记得这东西一般是生活在浅水泥滩,

  于是也不下水,驾马沿河岸行去,因有超强的目力,他也无需靠河边太近,远远地便可以看清一切,

  行了约摸一柱香的工夫,也没有看到一个人类,更没有见到电馒,

  正有点气馁时,便见前面河道有一个分叉口,分流出去的一条河道既窄且浅,向着另一个方向绵延而去,

  肖平遂改变方向,沿着这条浅道而行,

  河水越来越浅,肖平驾马趟河而行,

  行了百米远时,终于有了发现。

  半清半浊的水流当中,露出黑长的一个脊背出来,看着不像是电馒,而是有点像是鳄鱼,

  他忙取下弓箭,一箭射去,箭矢射进了那东西的体内,发出剁地一声响,致其吃痛受惊,在水中剧烈地扭摆了一下,水花四溅。

  这时肖平才看清楚,那是一只鳄鱼,鳄鱼应该也能增加防御力,既然遇上就不能放过,

  他搭箭再射,一连又射了两箭后,虽然都射中了,但还是让鳄鱼给逃了,鳄鱼潜入到了水下,消失在了肖平的视野。

  肖平一阵沮丧,电馒没找到,找到一只鳄鱼还给它逃了,

  他有点垂头丧气地继续前行,行了约百米远时,一个黑黑的脊背显露在他的视线里,这一个看着更像电馒,

  他喜出望外,心说这带电的鱼类怎么如果罕见,前世今生,都如此罕逢。找一条可真不容易。从来到现在差不多快一个时辰的时间了。

  他也怕那东西跑了,取下弓,搭好了箭,慢慢靠近,当到达射程范围内时,一箭射出。

  箭术这时派上了大用场,一箭贯穿那东西的头部,眼看那东西还在甩尾游动,他不敢大意,赶紧又补了一箭,这一箭射进了颈处,

  箭矢射下去后,那东西不动,两道光芒窜出打来,打入他的体内,然后眼前字迹闪动,

  防御加+6,

  电能+50,

  下一刻,那进入体内的两道光芒,俱都行遍全身,一道游走体表,如弱电流一般地在皮下组织窜动,使得他全身皮肉都是一阵的鼓涨收缩,

  另一道更为猛烈,

  如果说前一道是弱电流,那么这一道就是强电,

  而且这一道强电毫无规矩,如狼似虎,在全身各处乱窜,电得他全身都噼啪作响,一阵的痛麻难当。

  这电能来的也太猛了,一来便是50点!

  直接刷新属性加点的历史新高!

  他想如果他现在不是拥有302的精神力和222的气血,估计这会他不是被电死了就是被电晕了。

  虽如此也还是痛楚难当,于是赶紧跳下马来,在河边盘坐,闭合双目,摒除杂念,按雷锻练体之法呼吸吐纳,以意念牵引电流进入皮肉进行淬练,

  随着他的呼吸吐纳,那全身如野马一般到处乱窜无处安放一般的电流,这时竟随他意念而动,被引流到了他全身皮肉,

  很快,疼痛减轻,

  不过这时,他的皮肉更如钻进无数狂躁的小虫子一般,剧烈地蠕动起来。

  此时那道道细如银针的电流对他的皮肉组织进行着猛烈的淬炼。

  片刻后,才得以停止。

  正当他要喘口气时,一道光芒从水下窜出,打入他的体内,让他全身又是一颤,

  正当他一脸莫名其妙时,眼前字迹闪动,防御+20

  他惊疑地睁开眼,目光扫去时,发现先前那只鳄鱼的尸体,不知何时从水下浮现出来,业已翻了肚,这20的防御力,自然是它贡献出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