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我的属性可以无限叠加 > 51、夜间独行,身如雷霆,邪祟退避!
 
  打开面板查看了一下。

  姓名:肖平。

  精神:320

  气血:222

  防御:326

  力量:302

  速度:302

  跳跃:302

  灵敏:302

  嗅觉:298

  听力:276

  视力:150

  夜视:240

  再生:105

  腾空:135

  吸附:75

  毒屁:80

  电能:50

  ……

  今日一行,气血,精神,防御都有所增加,“电能”属性被激活并出现在了面板上面,

  50点的电能,对肉身进行了一次淬练后,这个量值仍然没有减少,

  说明现在,他体内是带电的,他不光进行了雷锻练体,体内还拥有了电量,

  就像毒屁放出来,体内仍然拥有毒屁一样。

  而且这电量和毒屁攻击,和夜视眼一样,是人体本身不存在的东西,是属于异能范畴。

  他今日的目地便是电能和雷锻练体,见电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他便翻身上马,驾马趟水而行,继续沿河捕杀电馒,

  天色黄昏时,肖平才驾马返回,

  一天的工夫,他一共捕杀了五只电馒,每捕杀一只电馒他便会得到不下于50点的电能,

  每一次他的肉身将进行一次雷锻,

  每一次雷锻过后,他的肉身便有所增强,此时他的肉身既坚且韧,全身肌肉虬结,犹如钢筋铁骨。

  五次雷锻过后他惊喜地发现,他那电流开始向着筋骨蔓延,开始淬练筋骨,

  这就意味着,他的肉身修为,已经突破了淬肉境大圆满,开始向着绷筋境迈步了。

  遗憾地是,电能增加到222后不再增加。

  而222刚好是气血数值,说明电能的增长和其它各属性不同,它的量值是不能增过气血,

  细一琢磨,也觉得合理,

  电能必竟是电能,它是属于异能范畴,其刚猛霸道,狂暴凌利,是超出凡力的存在。肉身与它相比太过于脆弱,

  如果电能太强,肉身将沛不可当,无法承载,

  既然电能无法增加,那只有回返了。

  现在,肖平处身之地距离石狮村已经很远,而且远远地偏离了原来的那条道路,

  此时他处身于荒凉的罗桑河边,周围一望无际的原野,

  这情形会给人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

  但肖平没有茫然无措,他是不会迷路的,他拥有乌鸦、玄鹰等好几种鸟类的精神力,这些鸟类可都是自带导航能力的,

  再者他叠加有狗、狼等动物的嗅觉,不但鼻子灵敏,嗅觉的记忆和辨别力也强,

  这两种能力随便一种都可以让他轻松返回,何况他还有人类的智慧呢。

  所以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不值一提。

  他仍旧按原路返回,目地就是想再观察一下黑山堡。

  当赶至黑山崖下时,天已经黑了,

  天黑之后,邪祟出没,黑山堡的匪徒们也不敢出门了,

  夜视眼和超强的目力之下,肖平远远望见,陡峭的黑山崖上,黑山堡浑然一体,固若金汤,

  此时堡门紧闭不开,崖下也无人一个影,夜风吹送,能听到堡内传出的划拳声,粗狂的笑声,也能闻到堡内的酒肉香味,

  肖平停马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发现有十内只邪祟从紫阴阴的山雾中冒出头来了,

  他们似能听到黑山崖上的笑声,机械化地抬起头望向黑山崖上的城堡,脸上显出觊觎,眼中显出怨毒之色,

  但明显还有畏怯之色,他们不敢靠近那黑山的山崖一步,

  肖平很觉奇怪,他静静观察,便在这时,那十几只邪祟发现了他,就像是见了腥的猫儿,又像是饿极了的狼群,向他围扑过来,

  只是冲到近前时却又停住了脚步,眼睛都紧紧地盯着肖平,眼中显出惊疑与忌惮之色,

  肖平现在不光拥有222的气血,还拥有222的电能,

  这一帮邪祟虽然不强,只是普通级别,但他们感应力却是极强,它们能感应到肖平的强大与可怕。肖平也不想浪费力气,冲那十几只邪祟扬了扬手中的鬼头大刀。吓得邪祟们呜哇怪叫着,掉头作鸟兽散了。

  肖平会心一笑,暗道还真如韩保举所说,雷锻练体的强人,拥有雷霆之威,可夜间独行,邪祟退避。

  虽如此他也不敢大意,一路驾马急赶,向着村庄返回,

  路上还真遇到了不少的邪祟,不过都是普通级别的,座下马匹受了几番的惊扰,但最终那些邪祟都被他给吓跑了。

  此时,夜月之下,山村静宜安详。黑暗之中,镇邪石狮的光芒依旧强盛,红光以外的地方,四只巡逻队在来回地巡逻着。他们态度认真,瞪大双眼,警惕着,戒备着,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村外的夜色中,却是少有邪祟出没。

  村东的那支巡逻队,还是马二炮带队,不过因为一些巡逻队员伤势未愈,人数只有五个,

  突然,马嘶声响起,一人一马突然闯入,

  五名巡逻队员们都是一惊,夜晚防的是邪祟,而不是人,因为没有哪个势力会傻到在夜晚发动攻击。

  所以这情形让他们很觉意外,忙上前拦住,血灵红光之下,他们看清了闯入者,年轻英俊意气风发的一张脸,正是肖平,

  见状,五人都惊呆了,

  夜不出村。这可是祖训,

  这是硬规矩,

  但是现在,这个规矩被肖平给破了,不过一想到此前肖平出村斩杀邪祟一事,便也释然。只是对他投以敬畏之色。

  “肖平,这大晚上的,你去哪了?”肖平不在巡逻队后,韩初秀心里空落落地,打不起兴致来,见他晚归,便忍不住问了一句。

  “大晚上的,还能干啥去?让大炮哥来告诉你,哈哈……”肖平快意一笑,双腿一夹,立即身下骏马向前疾奔而去。

  韩初秀微红了脸,见一帮巡逻队员都盯着自己,感觉也没面子,不由撇了撇嘴。

  “大晚上的,肯定是会女人了吧?哈哈。”马二炮大笑起来,声音粗豪。

  “我看也是!”

  “人不风流枉少年嘛!”

  听着这些议论,韩初秀不由凝眉。

  肖平将马放回族堂马厩,先是回家给老爹报了个平安,然后便出门往吴道长家去,

  方才他回来时刻意地经过吴道长家门外,闻到他家有酒菜的香味,

  肖大魁对儿子的晚归很有点担心,本想过问,又见他出门而去,不由皱眉道“你小子再忙也得吃饭吧!”

  “爹,我这不是给咱家节省嘛。”丢下一句肖平径往吴道长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