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我的属性可以无限叠加 > 108、尸阴蛊
 
  见金浮屠没有发现自己,肖平便屏住呼吸,踩着猫步,靠近了屋墙。

  见无甚发现,金浮屠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始终没有放松警惕,

  他总感觉,有人进了这院子,暗中潜藏,一直在窥视着他,

  所以他没有回屋,而在院子里踱步徘徊,放开五识,细细探查。

  便在这时,铁青山越墙而入,落在了院子里,

  看到彼此,双方都是一怔,

  金浮屠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翻墙而入是他给铁青山定的规矩,

  但铁青山却有点意外,因为金浮屠向来都不出来迎接他的,他诧异地盯着金浮屠,问道“金老,为何在院子里?是迎我吗?”

  金浮屠面色凝重,道“我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窥视我。”

  铁青山闻言面色一震,耸然动容。他快走几步到了金浮屠跟前,郑重问道“可曾有什么发现?”

  “那倒是没有。”金浮屠摇头“除非对方修为很强大,否则他逃不过我的双眼。”

  铁青山仍一脸狐疑,一双眼瞪大,精光闪闪如同豹眼,将院子扫了一遍,

  院子没多大,一眼便能看到底,结果自然是无甚发现,因为院子本来就没有第三个人,肖平已经利用吸附能力,攀墙而上,爬到了屋顶,此时他像是一只壁虎一样贴伏在屋脊上,将一个瓦片掀开了一角,随时准备向屋内窥视。

  见无甚发现,铁青山闪身入屋,屏息细查,结果,将屋子走了一遍,仍然无甚发现,

  他还是不放心,对跟随而入的金浮屠道“金老,放蛊查一查。”

  金浮屠皱眉“没那个必要吧。这里里外外,巴掌大的地方,能藏什么人?换言之,什么人能做到隐形?”

  铁青山道“事关重大,不能有任何的纰漏,金老,放红线蛊吧。”

  金浮屠凝重点头,取出一个黑色盅子,打了开来,立即,一只红色的蛊虫窜出,振翅而飞,仿佛一只红色的蜻蜓,两只眼睛凸出,还散发红光,看上去非常突出。

  那蛊虫飞出的同时,那金浮屠便撮尖了嘴,开始吹起了口哨,那蛊虫像是受那口哨的的支配,这时便随着口哨,开始在屋子里一圈一圈的飞绕,

  它宛如一条红线,飞绕的轨迹像织布的梭子一般,将整个屋子都密密织结,不留任何的死角。

  肖平看到那金浮屠用蛊虫来探查巡视,惊艳的同时也紧张起来,也怕被那蛊虫发现了,

  就在他紧张之际,那蛊虫居然窜地一下冲向门去,从门缝钻出,然后振翅向屋顶飞来,

  被发现了?

  肖平心为之紧,全身都是一缩,然后他几乎是本能地,放了一个毒屁出来,

  这个屁他控制拿捏,不使之发出半点声音,放出毒屁的同时他屏住了呼吸,依靠体内精元维持体需,

  那蛊虫还真的冲他来了,不过在距离他还有两米的距离时,陡然停下,然后掉头飞回了。

  这时,金浮屠和铁青山已经跟了出来,立于院子中向屋顶望来,

  他们看不到肖平。

  见那蛊虫飞落而下,二人都有些惊疑地望向屋顶。

  那蛊虫的感应力是很强,他能感应到肖平的存在,却也能预知到危险的存在,

  嗅到毒屁后它立即便停止向前,倒折而回,许是被毒屁给熏到了,飞行的速度都慢了几分。

  但它强的只是感应力,它还没有达到通灵的地步,它无法将自己的发现与感应通过语言的方式告知主人,最终它又回到了盅中,老实蛰伏下来。

  “没问题,铁县尉多虑了。”金浮屠胸有成竹地说罢,对铁青山作出一个请的手势,“请屋里坐着叙话。”

  “嗯,”铁青山从屋顶收回目光,然后大步走进屋内,却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金浮屠见铁青山席地而坐,便取了一把匕首,也在他身前坐下,

  二人对坐,金浮屠便打算用匕首在地面上写字,与之作无声的交流。

  铁青山突然拦住,转头对着烛火喷出一口气,噗地一下,虽隔了有三米还远,却一气吹熄,

  顿时,屋子里陷入到了黑暗当中,然后他伸出手面给金浮屠,示意对方在自己的手心写字,代替言语。

  金浮屠会意,便用手指,铁青山的手心写出字来,“两只尸阴蛊已经炼制完成。”

  写完后见铁青山点点头,便将手面伸向他,铁青山他手面上写了起来“这蛊怎么用?”

  金浮屠写道“此蛊炼成以后,凶戾异常,它攻击时快疾无伦,凝神境的武者也避之不过,且它一身尸毒与阴毒,但凡被咬中,必死无疑,且它不受控制,不出则已,出则伤人,绝无活口,”

  铁青山“那我岂不也要死。”

  金浮屠“我给你配好了驱蛊药,你随身带在身上,尸阴蛊闻到药味,便不会对你发动攻击。”

  铁青山“如此甚好,只是明日随我一起的,还有我的两个铁兄弟,我不想他们死于蛊虫之口。”

  金浮屠:“尸阴蛊只攻击附近的人类,你放蛊时,让你的兄弟离开你二十米远,便可以幸免于难。”

  铁青山:“我明白了。”

  金浮屠起身,走进里屋,再出来时,手里提着一个布袋,从中掏出两个黑色的盅子和一个香囊一样的荷叶状的布包,分别放到铁青山手中让其感应,然后复又一一装回布袋,然后将之交到铁青山手上,开口道“我也不说了,铁县尉是聪明人,应该能明白。”

  铁青山道:“明白。”

  将布袋伸进怀中,贴身藏好,铁青山掏出一个布袋出来,也不打开,只是递给金浮屠的手里,“这是给您的酬劳。事成之后,金老就到我身边做个幕僚吧,”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金浮屠捏了捏布袋里的银子,语气淡淡。

  “行,暂且告辞。”铁青山说罢,便离去了。

  肖平仍旧蛰伏于屋顶不动,

  方才,屋内二人的对话,在手心写的字,包括金浮屠送铁青山的布袋,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屋子里虽漆黑一团,但架不住他的夜视眼和超凡的视力。

  现在,他已然确定,铁青山让金浮屠炼制的蛊叫尸阴蛊,非常的毒辣,

  铁青山要拿这尸阴蛊对付明天一同入谷的除了他本人和几个铁兄弟的所有人,

  包括他肖平,也包括方千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