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我的属性可以无限叠加 > 124、五识爆增
 
  这样的变化,对于韩二香来说是值得欣喜的,对于韩初秀来说是值得羡慕的,

  但对于肖平来说,却是值得慎重的,很快肖平便发现了这一变化,尤其是虎妞,变化的太过于明显,别说是肖平这样的敏锐五识,就是肖大魁都发现了,见了后也是连夸女大十八变,

  肖平在仔细地观察了虎妞后发现她身上并无异常,但是昨晚的那些声音,他可是听到了,古怪的沙沙声和那女子的惨叫声,他听得一清二楚,

  他觉得,这居雅阁并不太平,应该有邪祟蛰伏,而且是强大的邪祟。不过大白天的话,邪祟是不会出来的,这天肖平仍旧是带帮徒去青芒山狩猎,叠加属性,

  这时他已经暗暗留心,刻意地叠加他五识上面的能力,比如视力,夜视,嗅觉,听力,

  当晚,肖平也不再修练,放开五识,仔细地探查,但是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闻到,

  一夜无事,

  第二天,什么都没有变化,

  第三天,韩初秀没有变化,韩二香也没有变化。

  第三天夜晚。肖平不再观察了,盘坐修练,夜深,他入定以后,那沙沙之声又自响起了,同时一个女子的哭泣声响起,

  肖平听到了,她停功细听,却无法确定那声音具体是在何处,

  此时,韩初秀的房间,韩二香的房间,无数发丝从地下,墙体中冒出,向着二女席卷而去,更有一股头发与二女的头发对接……

  肖平不敢大意,他绽开双目,站起身来,

  就在他站起身来的一霎那,那无数发丝似有所感应,立即便如潮水一般地退缩而去,最终缩到了墙体和地下不见,伴随而之的女子的哭泣声音,也消息不见了,一切归于平静,一切如初,仿佛从不曾发生。

  但,物是人非,床上熟睡的韩氏二女,却还是有了变化,

  第二天一大早,韩二香的房间里传出惊呼之声,早起对镜一照,她发现她又有了变化,且这一次变化很大,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皮肤又白了一层,尤其是面部轮廓,更是变化巨大,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虎妞由一个丑女,直接变成了一个大美女,

  如果不是大段未改,估计虎妞都不能认识自己,为此虎妞兴奋发癫,大跳大笑,外貌改了,但性格未变,所以虎妞还是以前的性格,

  这件事很快就又惊动了韩初秀,肖平和肖大魁,为此韩初秀嫉妒,肖大魁暗暗嘀咕,肖平则更加的古怪,也更加确定了这居雅阁有强大邪祟的存在,

  只是以他现在的五识,还是无法察觉,

  他想,以他的五识都无法察到,那么这个邪祟到底有多强,是何级别?

  恐怕已经到了地狱级别了吧?

  但如果真是地狱级别,那这个邪祟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只对虎妞下手,而且让她变得漂亮?

  古怪!

  扑朔迷离!!

  肖平想,要不要把此事告之韩大娃和韩保举?

  要不要把韩氏二女和老爹都搬出居雅阁?

  最终他打消了这样的念头,因为如果真是地狱级邪祟,如果真要对他们下手,他们怕也活不到现在。

  现在,河阳县城最强的人是他肖平,如果他肖平都查不明此事,那么其它人肯定也不行,再说现在他是河阳县县令,他有查出此事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他决定还是不惊动任何人,以免引发不必要的恐慌,他决定自己亲自来查。

  为此,肖平给虎妞下了禁足令,禁止她出门。

  为此,肖平又利用一天的时间,专门来叠加五识天赋属性。

  这一天傍晚时分,肖平的夜视,视力,嗅觉,听力全部增加到了一千五以上,五识爆增,且全面超过了凝神境大成武者的五识,

  这晚,入夜。

  肖平把老爹叫到了屋里,为了老爹的安全,肖平决定和同老爹同住,弄得肖大魁也一阵的惊讶,

  这几天他心里也犯嘀咕,那韩二香的变化太大,把他也给吓坏了,

  肖大魁来到儿子房间,问道“孩子,虎妞咋变化那么大?是不是你给她吃了啥?”

  肖平诧异“爹,你咋会觉得是我干的?”

  肖大魁道“前两天你不说要娶虎妞嘛,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现在看来你是早有打算,”

  肖平道“你不会以为虎妞变瘦,是我所为吧?”

  肖大魁反问道“不是吗?”

  肖平道“如果真是我,那我就不是县令,我是神仙,呃,不,我是邪祟……”

  “啥?是邪祟干的?”肖大魁紧张起来了,方才他还迷糊,以前是他求着和儿子一起睡,现在是儿子主动邀请他一起睡,敢情这宅子真的邪祟呀。儿子是担心他的安全。

  肖平道“爹。你晚上有没有听到啥?”

  肖大魁摇头“我晚上睡的很死。连个梦都没做。”

  肖平道“真没做?”

  “真没做。”

  肖大魁表情有点不自然起来,眼神闪躲,说没做梦是假的,只是不好意思开口罢了,

  他这两天老是梦到儿子成亲了,娶了虎妞,还娶了韩初秀,然后他也成亲了,娶了县城戏园里的那个花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这几天去逛戏园子,就喜欢上了那个半老的花旦,一打听那花旦死了男人,是个寡妇,沦落梨园,就想着娶过来当老婆,

  但又怕埋没了儿子的名声,必竟唱戏的是下三流,又是一个寡妇,堂堂县令老爹娶一个寡妇戏子,传出去可不大好听,所以就一直没敢开口,

  “没做梦就好,去睡吧,”肖平对老爹交代一声便像往常一样修练,到夜半时分,那种沙沙声又响起了,

  肖平停功,但并未睁开双眼,也不站起,只是展开耳力倾听,

  他听到那沙沙之声是非常的庞广泛,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响起的,这让他难以琢磨,

  很快,那个女子的哭泣声音响起,但这个声音也是飘忽不定,难以琢磨,

  肖平觉得,这个声音,应该是从地下发出的,所以他判定,那邪祟是从地下而来,

  这就可怕了,

  难道说,这真的是一个地狱级的邪祟?

  地狱,是在地下?

  地狱级邪祟,是从地下而来?

  貌似没有这样依据和传说。

  地狱级别,只是人们对于邪祟的一个实力划分及形容,而并非是指真正的地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