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我的属性可以无限叠加 > 135、邪修与邪祟的勾结
 
  这天晚上,无星无月,风很大。

  夜色如墨,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这样的夜晚,邪祟猖獗,人类退避于舍,夜色之中,只有肖平一人独自飞行。像一只孤独的鸟儿。

  狂风之下,飞沙走石,天地间一片空寂,更加的荒凉。

  肖平飞行于半空之中,也受到了风的阻碍,因为他的巡查漫无目地,有点随心所去,所以他聪明地选择了顺风而行,这样不但没了阻风,反而轻松,也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这晚,他向着柳河村的方向飞去,不知为何,今晚他觉得有事要发生,他想再去柳河村附近的几个村庄去看看。

  就在他飞临到柳河村邻村的牧村上空时,他有了发现,只见,牧村外的一片树林里,一个干瘦老者,一身黑袍,头戴尖帽,手执拐杖,如人臂骨节形状的拐杖上雕刻的,赫然是几个骷髅头,

  老者面容枯槁,阴鸷,眼神阴深地望着牧村。

  肖平发现,老者的身体,离地而起,在别人眼中,他是悬空盘坐的状态,但在肖平眼中,那老者是坐在一个无头邪祟的肩膀上。漆黑深夜,山村之外,一个形状怪异的老者,坐在一个无头邪祟的肩膀上面,这不算诡怪,必竟,像这等夜晚,邪祟出没,遍地都是,

  诡异的是,这老者不是邪祟,他是一个人类。凭借夜视眼和超强的视力,肖平能看清楚,而且他灵敏的嗅觉能够闻到老者身上是生人的气息,而不是散发着特异臭味的邪祟,

  出现这种情况,多半是,人类与邪祟勾结在了一起,

  准确来说,是邪祟与邪修勾结在一起,

  他们的结合,只会是为祸百姓。

  肖平想,这老者能驱使邪祟,必定强大,他与邪祟在这牧村外,目光望向牧村,必定是对牧村有所图谋。

  难不成,前面三起失踪案,都是他干的?

  不管是不是这种情况,总之是发现了端倪,肖平很兴奋,

  便在此之际,那邪修老者突然动作起来,他扬起了手中的拐杖,左手取了一张符纸拍在了右手中的拐杖上面,在拍上的一霎那,

  膨地一声响,那符纸竟无火自焚,将那拐杖底端给点燃,夜色中腾起蓝色火焰,那火焰时而为红,时而为白,时而又为蓝,为蓝色是如磷火,为白色时惨白似骨,为红色时仿佛是血一般,总之很诡异,与正常的火焰很不一样,

  具体是不是火焰还很难说,

  然后,就见那邪修老者扬起了拐杖,在眼前虚空中画了起来,就好像是在一张巨大的画布上画画一样,他拐杖头所过之处,便会留下一道焰痕,

  他先是画了一个房子的轮廓,然后画了门窗,画了砖瓦,他画瓦片时拐杖头的焰火为蓝色,画砖时为红色,画门窗时为白色,最后还用红色的焰火画了两个大红灯笼,

  片刻间一座房舍被他画了出来,有形有状,颜色鲜明,除了那颜色看上去不正常,显得十分诡异外,真的就幻化成了一座房子,乍看上去还挺漂亮,看得肖平也为之惊乍,

  这,这是什么术法?

  这应该是一种幻术吧?

  设置幻相是邪修惯作手段,见此肖平更加确定那老者是邪修无疑了。他处在伪装当中,又是在半空当中,距离那老者和他身下的邪祟比较远,所以他们还没有发现肖平,肖平也不轻举妄动,他倒要看看这邪修老者要干什么?

  结果没让他等待太久,

  就在老者刚刚将那座房子画出之际,那邪祟驮着老者走进了那房屋当中,

  然后,立即,便有风声呼啸,

  陡然起了一阵大风,然后就听一阵诡异的怪叫,那叫声似人似兽,非常的尖利短促,

  伴随那声音,那座房门前的灯笼一阵的摇晃不定,光芒紊乱中,肖平能看到,有一道道的人影如虚影一般地,飞快地进入到了房屋当中,

  肖平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定睛细看,的确是一道道的人影,而且肖平能闻到人类的气息,也可以看清他们的样貌,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像是被一股股的发丝缠着,生拉硬扯着,被扯进了那座房子当中,

  为了能看得再清楚一点,肖平运转真气和电能,贯于双目,再看时,双眼有电芒闪动,照亮虚空,这时,在他眼里,那些人影就都变成了活生生的人类,

  从衣着样貌来看他们应该就是普通的山民,他们像是受过极度的惊吓,神情怔忡,双目透着恐惧……

  这些村民,就像是战俘一般。被某种邪异的术法强行拖进了那座房屋当中。

  速度快疾,片刻间一百人被扯了进去,然后两百人被扯进去,

  在人影队伍的末尾,是一个白脸凶相的家伙,他与队伍里的村民不同,他虽然在队伍的后面,但却不急不缓,四平八稳。

  他不像是被俘虏,

  他是在押送那些村民。

  他一脸邪异。看着都不像是一个人类。

  见此,肖平几乎是本能地觉得,这些村民模样的人,其实就是村民,他们应该就是牧村的村民,他们是被邪修俘虏带到了这里,

  而那个白脸凶相的家伙,和那个老者一样,都是邪修无疑了。这些村民,多半就是被俘虏后押到这里来的,而将他们带到这里的,应该是一种高明的邪术。

  这让肖平不由想起了消失的柳河村的村民。

  而这些村民,多半是和柳河村村民的命运一样,他们不是人间蒸发了,他们是被俘虏带走了。

  等待他们的,多半是比死还要可怕的结局。

  想到这里肖平心中悲愤不已,替这些无辜可怜的村民们悲伤,为邪修和邪祟的胡作非为而愤怒。

  他拔出大刀,几乎是本能地向下俯冲了下去。

  那白面鬼脸的家伙明显是在殿后,他在踏入那座房屋白色门户的那一刻陡地返转过身,四下里一扫,顿时便看到了冲过去的肖平。

  他一张惨白凶脸顿时一震,然后冲房屋中的邪修老者发出一声怪叫,然后他将手一挥,顿时四道黑影向肖平扑了过来,

  肖平脚继续冲下,手中大刀划破了手臂,刀染血煞,连连挥斩,唰唰声中,将扑上来的五道黑影俱都斩成了两半,

  破开了阻碍,他挥刀向着那白面白脸的家伙,一刀斩去。

  白脸凶相的家伙挥手抛出一条锁链,那锁链通体乌黑,如蟒蛇一般地冲了过来,间中竟发出呼啸之声,

  肖平一刀斩出,斩在那锁链之上,刀上血气电芒交织,彭的一下,将那锁链给压制下去。

  那白脸家伙见阻止不住肖平,面色剧变,显出焦虑与惊惶之色,这时便将手中锁链一抖,顿时那折下的锁链又如蟒蛇一般雄起,略一回旋后便如一条巨大鞭子,呼啸着向肖平抽了过来,

  那锁链上面有鬼脸雕刻,狰狞可怖,在锁链甩出的一霎那,那鬼脸雕刻齐齐乍目张嘴发出吼鸣,一时吼声如潮,如怨鬼夜哭,闻之惊心。

  肖平不避不闪,继续冲去,右手大刀直取那白脸家伙的面门,左手向着那锁链探去,随时准备卸力并夺下那锁链。

  眼看肖平一刀斩来,白脸邪修面色大急,身形一闪的同时将手中的锁链一撤,然而他避开了大刀却无法再完整地将锁链撤回,那锁链在堪堪抽在肖平身上时,被肖平的左手抓住。

  便在这时那房舍中一声邪祟的叫声响起,不是一只邪祟在叫,是一群邪祟在叫,如果仔细听会发现是五个邪祟在叫,

  伴随着这叫声,整座客栈都发出嗡颤,偌大建筑仿佛是要拔地而起一般……

  实际上它就是在拔地而起……

  那白脸家伙脸显慌急之色,目光怨毒地扫了肖平一眼后又落在锁链上面,想抛弃似有几分不舍之意,情急之下双手握住锁链猛地一抽,

  肖平不但不放还趁势而上,随着那锁链一起,被扯进了房舍当中。

  下一刻。

  肖平就感觉一阵的天旋地转,无数的光影在眼前闪过,无数的人脸在晃,那是村民们凄惶无助的脸,无数的邪祟在晃在笑,无数的怪叫在耳朵响起,带着阴邪,透着奸诈,还显出几分得逞……

  最终他眼前一黑,便就此失去了意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