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我的属性可以无限叠加 > 140、熬“玄鹰”
 
  肖平守在门外,须臾,一道光芒从门内窜出,打入他的身体,眼前有字迹闪动,气血+250。

  收获了气血后,确定了黑煞的死亡,他才转身离开,同时对于这个气血量的加值也表示玩味,

  二百五,倒是很符合黑煞这个人的作派呀!

  当下,肖平离开蛇台小镇,这蛇台镇隶属江州郡,江州在青州之南,江州与青州邻界,但河阳县城却是在青州最北的区域,所以肖平要回到河阳县却还要走很远的路程,

  不过肖平也没有雇马车,他直接开启伪装,

  他现在的伪装天赋,哪怕是大白天,凝神境以下的武者也是发现不了他的,

  伪装开启,腾空天赋开启,脊背上无形气翼展开,同时体内真气流转,行成托举推送之力,将他推到天空,

  然后他像一只大号的鸟儿一般在十米高的天空飞翔,

  路上,遇到飞禽,他也不忘斩杀了为自己叠加腾空天赋,在杀了一只鹰后,他的腾空天赋增加了40点,飞行的高度和速度都有所提升,

  今天真幸运,在杀了一只鹰后,他又遇到了一只不同种类的鹰。

  那只鹰体型庞大,翅膀展开后宽达三米,飞速极快,声鸣尖利刺耳,一听便知是玄鹰,

  对于这个天空中的王者,肖平已经见识过并且领教过了,且还从其身上领悟到了玄鹰劲的功法,知道其厉害,当然这里所指的厉害是相对的,对于以前的肖平来说,独自遇到玄鹰那是致命的,对于现在的肖平来说,玄鹰遇上他就成了被猎杀的对像。

  玄鹰迎面飞来,他没有看到肖平。

  看到那雄傲霸气充满野性的玄鹰,肖平突然心头一动,他不打算杀这只玄鹰了,他要活捉这只玄鹰,

  他要熬一只玄鹰,

  首先,玄鹰体大力浑,据说可以叼着一个成年人飞行千里之地,如果将这玄鹰熬熟了,为己所用,那么以后他完全可以骑在这玄鹰的背上让它驮着飞,

  貌似现在,代步工具对于肖平来说没有必要了,但实际上是大有必要的,因为肖平腾空飞行是需要耗费大量真气和体力的,

  但如果让这玄鹰驮着飞就省事多了,再者这玄鹰是猛禽,是飞禽中的王者,鹰隼一类中实力是第一位的,如能为己所用,也算是不小的助力,关键时候能派上大的用场。

  熬鹰难,熬玄鹰就更难了,当初那黑山堡的三当家雪里豹子追踪玄鹰数月时间都擒拿不住,更别谈熬它了,玄鹰性烈,是普通鹰隼的数倍,要熬它完全就是天方夜谭,

  但对肖平来说却是小菜一碟,因为肖平拥有玄鹰的精神力,准确来说他拥有玄鹰的魂魄,除了体形不同他其实就相当于一只玄鹰,

  所以他对于玄鹰那是了若指掌,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熬,且他可以走与“熬”相反的路子,

  他知道玄鹰的喜厌,只要投其所好便可,他也懂得玄鹰的作息与习惯,他也能理解玄鹰的心理,所以他想要同化玄鹰,还是相当容易的,

  就好像你要驯一个顽劣的小孩子,你不能理解他的行为,你不懂他的心理,你永远也驯不服他,但如果你能和他交交心,你们就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念及此处,肖平便向着那玄鹰飞去,此时他处于伪装的状态,玄鹰视力再强也发现不了他,直到他扑近时那玄鹰才感觉到了气机的锁定,惊叫一声立即便张嘴向着肖平咬来,

  肖平早有准备,轻巧地避过它的扑咬,然后右手疾探,一把将之抓住,扼住其颈,使得玄鹰一时无法呼吸,但它并不老实,

  玄鹰性烈,宁折不屈,它拼命挣扎,肖平也怕要了它的小命,便释放了一些电能出来,电芒打在玄鹰身上,电得它全身羽毛都乍了起来,好不痛苦,

  电刑之下,玄鹰也逐渐地屈服了下来。

  将玄鹰带回家,肖平便开始了对它的驯化工作,一开始肖平投其所好,一味地让着它,给它吃它最喜爱的东西,但人家一点也不给面子,直接无视,以绝食来表示抗议,

  无奈之下肖平也变换了方法,软的不行来硬的,肖平决定熬一熬它,不给它吃也不给它睡,每天还用电能来刺激它,

  果然古人的办法还是正宗的,鹰还是要用来熬的,无论是普通的鹰还是玄鹰,

  熬了不到十天,玄鹰变得虚弱,也老实了下来,性子被肖平给磨平了,

  肖平觉得还是电能起到了作用,总之那玄鹰被他征服了,它完全失去了其高傲与刚烈,被肖平驯服成了一只小绵羊般的温顺,当然这里所指的小棉羊只是相对肖平来讲,

  对待敌人,玄鹰还是高傲与冷酷。充满了凶戾之气。

  “不得了,玄鹰都被你驯服了。”见肖平在院子里驯化玄鹰,韩二香走过来拍手赞道,

  此时的韩二香,已经失去了“虎妞”的形像,不知是因为体形变了的缘故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成熟了,韩二香没有以前那般的虎了,

  说话行事,言谈举止,没有在石狮村时那般的粗野了,变得规矩和矜持,不过爱说爱笑的天性仍未泯灭,整个看上去显得落落大方。让人很舒服。

  “你也知道玄鹰?”肖平的目光从半空盘旋的玄鹰身上,转到了韩二香的身上,看到韩二香窈窕身材和尖俏的面庞,肖平心头不由也是暗暗感叹起来青丝咒的魔力,他现在还没有弄明白,那个让女人恐惧无比的恶毒咒法居然可以改变一个女人的形体,果然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的。

  善的东西有其恶的一面,好的东西也有其坏的一面。

  “是我哥告诉我的。”韩二香笑盈盈地道。在肖平面前她显得很规矩,也在刻意地保持一个女孩子的矜持。

  “呃,是嘛,”肖平觉得韩二香笑得不太自然,便道“你最近变化好大,是不是也是听了你哥的话,才有所变化的……”

  “是呀,”韩二香道“我哥说,我是姑娘,要有一个姑娘家该有的样子,说话行事,言谈举止,都不能太粗狂了……”

  肖平闻言不禁苦笑了,暗暗感慨“韩大娃恁大一个汉子,心思却是比女人还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