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救驾1 > 第九章 解剖图
 
  三名唐家人合葬在一个角落,墓身的文字他看不懂,确认无误后,将衣裳整了整,让宫人将祭品摆好。

  祭品是三只蒸过的咸鱼,还有当地的白酒乌渤海酿,宫人摆好后,在一旁肃立。

  乌渤海没有烧纸钱焚香的习俗,只有白色蜡炬,吕薄冰将围巾取下,露出面容,然后点燃九根白烛,在宫人诧异的眼神中跪了下来。

  他不知道,乌渤海没有跪拜的习俗,通常都是鞠躬,难怪宫人会诧异。

  吕薄冰很感激唐家人,如果没有那些手稿,他要了解瘟疫得直接接触感染者,或许能看出一些端倪,但五脏内的确切变化无从了解。

  他疑惑南药唐医为何不融合起来,那么世上将减少很多疑难杂症,也能救更多的世人。

  他又哪里知道,出于世俗,习惯以及信仰,两家不仅没有联合,而且越来越有分歧,短时间绝无可能融合。

  “感谢你们,素不相识的三位前辈,因为你们留下的珍贵手稿,晚辈已经有了头绪,但思来想去,总感觉缺少一味药引。”

  他说了一大段:“医者仁心,三位当年不辞辛劳,不畏危险而来,是为医者的楷模,请三位前辈在天之灵给晚辈指点迷津,拯救可怜的乌渤海人。”

  吕薄冰虔诚地跪在地上,依大央国的世俗接连磕了九个响头。做完这些,他准备起身的时候,鼻子忽然发酸,一摸之下居然是鲜红的血。

  他想到在黄沙中奔波十多日,未曾好好歇息,昨夜又冥思苦想熬了通宵,以至于肝火旺盛,鼻血溢出。

  他略一思索,脑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灵光,忙对着坟墓再磕了九个响头,随即匆匆爬起来,催促宫人收拾祭品,立刻赶回去。

  宫人莫名其妙,但依言照做。

  吕薄冰心急火燎,三步并作两步赶回马车,宫人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

  在回宫的路上,吕薄冰情绪高扬。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在迷茫中找到了方向,他要赶回去找里斯本与李擦苏证实,如果推测不差,人血将是他苦苦思索的药引。

  里斯本在宫中稍事歇息了一下,算准吕薄冰回来的时间,吕薄冰前脚刚到,他后脚便来了。

  吕薄冰顾不得摘下围巾,略一施礼,单刀直入地问道:“丞相大人,此次瘟疫复发,是不是外来人和新出生的人口感染的几率大些,而经历过二十年前瘟疫的人感染者较少?”

  里斯本一愣,将他的话翻译给了李擦苏,后者也觉得诧异。

  里斯本脸上却出现了喜色,看来何特使有了眉目,他回答吕薄冰:“何特使真乃神人也,陛下与老朽都亲历过,其他幸存者也几乎没有感染。”

  “太好了,天助我也!”吕薄冰大喜,激动地对里斯本道:“请陛下立即下旨,组织人手集中采血,城中但凡经历过上次瘟疫者,只要身体健康,均可采血,每人半小碗便可。”

  “这?”事关重大,里斯本面有难色地道:“老朽愚钝,何特使能否说明白一些?”

  “在下太过激动,忘了向丞相大人说清楚。”吕薄冰向里斯本表达了歉意,解释道:“在下已想好药方,苦于没有药引,怕影响效果,刚刚去祭拜唐家三位前辈,受到点化有了突破,在下猜测,前次瘟疫的幸存者血液里有一种特别的抗体,对阻拦瘟疫有效,在下想用幸存者的血作为药引。”

  “原来是这样,感谢上天,乌渤海有救也。”里斯本大喜过望,但他没有立即向李擦苏翻译,而是以一种老练的态度问吕薄冰:“敢问何特使,能否将药方告知老朽,待到药材准备齐全再集中采血会不会更好些?”

  一语惊醒梦中人。

  吕薄冰一拍大腿,对哦,药材没有准备好,提前采血就浪费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他奔到案台边,拿起鹅毛笔,铺开白纸,郑重地写下药方。里斯本与李擦苏叽叽哇哇,相当的激动,边说边围了过来。

  吕薄冰写了两个药方,一个给轻微者,一个重症者,都是一些常见的药材:麻黄,桂枝,杏仁,苍术,仙人掌之类。

  重症药方加了槟榔,当然少不了精灵草这个吕薄冰久仰大名的名贵药材。

  这个世界有四大名贵药材,十年精灵草,百年玲珑心,千年灵芝和万年人参,乌渤海盛产精灵草,其他都是难得一遇。

  里斯本看着这些药,普普通通,丝毫不见特别之处,神色有些不自然。

  吕薄冰会错了意,以为药材欠缺,忙道:“哪一味药材不足,请告知在下,在下想一想能否用其他药材替代。”

  “不不不,这些都是寻常药物,至于精灵草别国可能欠缺,吾国储备充足,唯有仙人掌需要临时采摘。”里斯本怕吕薄冰多心,眼珠转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除了这些药材,还需要添加其他药材吗?”

  吕薄冰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里斯本是担心药材太普通,没有效果。

  他暗暗摇头,药学之道,原本就是化繁为简,对症下药便行了。身居高位者果然心中繁杂,他虽然没把握能让所有人痊愈,但八成概率是有的。

  他笑了笑,解释道:“药材虽然普通,但用量,比例,熬制手法非常重要,在下以南门秘法熬制,再以幸存者血液为药引,能达到开鬼门,洁净府,清虚排毒的作用。”

  里斯本点了点头,仍然将信将疑,向李擦苏翻译了吕薄冰的话。

  二人讨论了一阵,他才对吕薄冰道:“陛下最疼爱的小王妃苏梅儿,还有二王子胡喜顿感染了瘟疫,不知何特使能否先行医治?”

  “在下正准备找几位患者试药,小王妃与二王子如果愿意那是最好,请丞相大人将药材准备好,并请陛下在宫中腾出一个地方,在下需要熬制汤药,另外这药引?”

  “药引不是问题,老朽愿意奉献。”里斯本答道,立刻召来宫人,吩咐按吕薄冰的药方准备药材,并将吕薄冰的话翻译给李擦苏。

  李擦苏没有意见,传令将御膳房腾出一部分,供吕薄冰临时使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