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救驾1 > 第三十四章 你还好吗
 
  遭遇杀手伏击,无路可退的情况下,吕薄冰强行打起精神,但见他双目赤红,如一头发狂的野兽。

  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你伤我一刀,我便要你的命。

  招式,技巧,剑法,统统不重要了,杀人,要么被人杀,直接而又血腥,鲜血如雨。

  到最后他分不清那是雨还血,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他只记得要保护小佳,小佳必须活着,为了她,他要屠尽所有灰衣人。

  “噗!”一双血红的眼,一把要命的弯刀从侧面突袭,劈在他左脸,深可见骨,要不是他躲得快,一张俊脸就毁了。

  鲜血如盛开的花,在大雨中绽放。

  这一下彻底激怒了他,心中的小宇宙瞬间爆发。

  他疯狂了,挥剑如刀,砍,劈,剁,青锋剑炽热,如同死神的屠刀,收割一个个头颅,一条条生命。

  到后来,青锋剑钝了,卷曲了,他砸碎一名灰衣人的脑袋,将对方的弯刀夺了过来。

  一弯半月飞过,一个来不及躲闪头颅冉冉升起,在半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如同跳舞一般,将血花盛开在大雨之中。

  在此状况下,小佳早收起软剑,抢了一把弯刀,但见她眼中燃起熊熊烈火,毅然决然化身为一头猛兽,所到之处血雨纷飞。

  没有人哭泣,没有人悲伤,这些都来不及。

  生和死只在一瞬间,谁也不敢松懈。

  不要命的遇上不要命的,面对两头发狂的野兽,灰衣人一个接一个倒下,终于,当再一个头颅在半空跳舞时,他们心理的极限被打破了。

  灰衣人眼见杀死二人,己方尸体却越来越多,一些人目光中有了怯意,这怯意会传染,很快所有人都慌了。

  都是父母生的,都是血肉之躯,面对两头杀不死的野兽,他们的内心是崩溃的。

  狭路相逢勇者胜,灰衣人军心动摇,便有了退意,有人带了头,其他人顷刻间败退,留下一地残肢断体。

  他们又哪里知道,吕薄冰与小佳已到了强弩之末,只要再坚持一下下,再送上几条人命,他们的目的便达到了。

  “我们还活着!”一身湿漉漉,分不清是血还是雨,吕薄冰依着墙坐下,张大着嘴巴,昂天怒吼,任凭雨水冲进口腔,冲进咽喉。

  无论是冰冷还是炽热,这是活着的滋味,小佳依着他缓缓滑落,眸光一片湿润。

  “你还好吗?”不知过了多久,吕薄冰艰难的起身,他想去看看马。

  小佳呆呆出神。

  吕薄冰将她扶正,这才去往马那边。

  两匹马躺在血雨里,早没有了声息,地上满眼挣扎过的痕迹,看得出来,临死之前它们一定很痛苦。

  “哎,都是我连累你们,你们安息吧。”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连累马了,吕薄冰苦笑着。他检查了下马蹄,发现两匹马的前蹄都被人打上了短钉。

  这短钉恰到好处,长一分容易暴露,短一分起不到作用。

  在钉入的时候也要很注意,既不能伤到马蹄让骑马的人事先警觉,又能让马在奔跑过程中不知不觉的将短钉踏进去,让它感觉很疼,进而影响奔跑的速度。

  定是非常专业的人干的。

  真是好算计,堪堪到这边马就跑不动了,他暗暗心惊,要不是他事先警觉,此刻他与小佳很可能已经成了一对亡魂。

  吕薄冰长长的叹息,到底是谁要他的命呢。

  可以确定,这群人是针对他而来,小佳只是陪着他受累,一想到此,他心中更愧疚不安了,飞身扑向小佳,人未到心已悬了起来。

  小佳斜瘫在血泊中,已昏迷过去。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再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先摸了摸小佳鼻息,然后飞速检查小佳身子,一边摸索一边向上天祈祷。

  这才发现小佳的衣服已经成了碎片,快要遮不住身体,但见她肩上,小腹,腿上,还有背上都有伤,可以说是伤痕累累。

  经他仔细检查,或者说祈祷起了作用,这些伤口并不深,没有伤到要害,小佳只是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吕薄冰用双手抹了抹眼帘前的雨,搜索着满地的尸体,终于眼睛停在一具无头的尸体上。

  他飞奔过去将对方的外衣扒下来,拿回将小佳的身体裹起来。

  他帮小佳弄好了,却不知道自己状况更糟,他的衣裳破的连屁屁都看得见了,也应该找件衣服。

  可惜他没发觉。

  他将小佳抱起来,飞速地跑向破园子,一脚破旧的园门踹开,闯了进去。

  幸好杀手们都走了,要不然二人都得玩完。

  园子里杂草丛生,有一人多高,显然荒废日久。

  他在园子里找到一处可以避雨旧亭子,将小佳背靠一根柱子放好,又从怀中摸出生机丹的瓶子,捏开小佳因失血过多而发白的唇,倒了几粒塞进去。

  做完这些,他将瓶子放在地上,再摸出三个瓶子,其中一个已经碎了,另一个装的是一沾晕和悲酥粉,可惜悲酥粉之前全用在了白云飞身上。

  他恨恨滴将碎瓶子扔了,将其他瓶子塞进湿漉漉的破衣裳。

  这些日子,他忙着救治瘟疫,生机丹没有结晶成,止血生肌的悲酥粉又忘了炼制。

  值此紧要关头,很是误事。

  幸而生机丹还有剩,对小佳的伤有莫大的好处,但她失血过多,必须要补血。

  吕薄冰火急火燎,在袖口里搜索,终于找出一株干的精灵草。

  精灵草是名贵药材,有许多功效,吕薄冰大喜,将精灵草塞进嘴里,嚼得稀烂,然后捏开小佳的小巧的嘴,对着嘴喂了一些进去。

  此刻的吕薄冰,满心满眼都是盼望小佳能复原,心中无任何杂念,对这种肌肤之亲完全没有感觉。

  做完这个他开始逐个寻找小佳身上的伤口,将精灵草渣滓吐出来细心的涂抹。

  事后想来,吕薄冰羞愧万分。

  一个姑娘家被他这样,他感觉很不应该。但此刻他很认真很严肃,直到确认所有的伤口都被涂抹过,才安了心。

  然后,他开始检查自己,直到这是他才发觉自己的伤并不比小佳轻,甚至更严重,严重到随时会倒下去。

  他发现,全身几乎没有地方是无损的,尤其是脸颊,差一点就被削掉了;还有那伤腿,伤口早已破裂。

  他都不知道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

  此时痛疼袭来,痛得他龇牙咧嘴。

  万不得已,他掏出剩下的生机丹,一股脑吞了下去,心中暗暗发誓,等回到驿馆,无论如何都要炼制成功。

  他终究只是血肉之躯,早已流干了鲜血,耗尽了体力,全凭一口气支撑到现在。

  雨依然下着,这忧伤的日子,吕薄冰依着小佳,瘫坐在地上,静静地聆听着雨音。

  很快他也昏迷了过去,像坠入一场不愿醒来的梦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