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救驾1 > 第三十七章 霸王拓尔
 
  当脸上的伤完全康复,在小佳的帮助下,吕薄冰开始炼制药物。瘟疫的事他让柯里斯全权处理,药方,熬制手法以及火候控制,他早毫无保留的献给乌渤海,全城的大夫早都已学会,只是一些重症者比较麻烦。

  药方也并非完全有效,每天依然有人因瘟疫死亡,只是数量大幅降低。

  据柯里斯统计,从开始的以千以万算,到降到千以下,到现在已稳定在每天几十人,短短两个月时间,乌渤海逃过了大劫。

  吕薄冰深感欣慰,潜下心炼制药物。

  乌渤海精灵草管够,给了他莫大的帮助,他决定多炼制些生机丹。要知道一旦离开乌渤海,精灵草花重金也难求,以南西子的能耐,也只给他收集到二三瓶生机丹所需的精灵草。

  吕薄冰花了差不多十五天,练成了四瓶生机丹,两瓶悲酥粉,他随身带着一半,另一半交给小佳保管。这期间史努克召见了他一次,除了表达慰问,还询问外出能否不用再遮掩口鼻,吕薄冰想了想,回答说不用再强制了。

  托里托来找过他,告知案件取得重大进展。

  据他多番查证,所有的线索指向李擦苏的禁卫军。他表示,一定会将幕后黑手查出来。

  那些杀手竟然是李擦苏的禁卫军,若是之前,吕薄冰必定无比震惊,经过这些日子的历练和摔打,他淡定了好多,谢过托里托之后,便继续炼药。

  至于白云飞,自从那天以后,似乎失踪了,再未回过驿馆,这倒让吕薄冰对他有些挂念。

  这天吕薄冰决定去见见李擦苏,因为遭遇刺杀而中断了调查,作为史努克委任的特使,他觉得过意不去,必须有所行动了。

  通过柯里斯,他打听到李擦苏一家被关在一处别苑,史努克尚未决定如何处理。毕竟是前国王,没有获得最高神庙的同意,史努克也不能轻易处置。

  在柯里斯的带领下,吕薄冰找到那处别苑。

  那里守卫森严,被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吕薄冰让柯里斯上前亮明身份,守卫果断的拒绝。

  吕薄冰只得让小佳亮出乌金匕首,这下守卫老实了,躬身行礼,就在他以为可以顺利进去的时候,守卫又将他拦住了。

  这下他就奇怪了,乌金匕首代表国王史努克,在乌渤海还有史努克不能进的地方吗?

  他询问柯里斯:“这是怎么回事?”

  柯里斯也很疑惑,当即与守卫交涉,并将交涉的结果告知了吕薄冰。

  “启禀特使大人。”柯里斯禀报道:“这些守卫是大王子拓尔的人,他们说大王子殿下有令,没有他的准许,任何人不准进去。”

  “任何人包括史努克陛下吗?”

  “这,不包括吧!”柯里斯稍稍有些迟疑。

  既然是史努克的特使,吕薄冰便是柯里斯的上司,沉声道:“那为何本特使不可以进去?”

  “守卫说,大王子殿下有交代,除非陛下亲临,任何人持任何物件都不能进去。”

  “什么!”这是什么奇怪的话,国王的信物都不能通行无阻。

  吕薄冰有点蒙,乌渤海与大央国还真是不一样。

  “情况就是如此!”柯里斯无奈的说道。

  查案必须要见当事人,竟然见不了,这让他如何查案?

  吕薄冰挠了挠脑袋,以他过去的性子,干脆将乌金匕首还给史努克,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但今日的他,再也不是那个由着性子的少年,他感觉这其中必有蹊跷。

  他略一沉思,文的不行,那就来武的。

  经过上次教训,他出门都将黑甲精骑带着,谁再敢有不轨之心,先掂量掂量。吕薄冰摆了摆手,对黑甲精骑下令:“给我冲,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黑甲精骑得令,兵器出鞘,呼啦啦往前冲。守卫一看,玩硬的,这可了不得,也纷纷亮出兵器。

  双方剑拔弩张。

  眼看一场冲突在所难免,这时里面传来一声暴喝:“住手!”

  别苑的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年约三十,身穿乌金铠甲,手持方天画戟。火红的头发,高挺的鼻梁,挺拔的身材,威风凛凛,活脱脱一个年轻版的史努克。

  吕薄冰打听过此人。

  他就是大王子拓尔,号称霸王拓尔,是史努克的前王后里瑟薇所生。当年史努克被逼离开乌渤海,里瑟薇并未跟随史努克,而是与两位王子留在了乌渤海。

  不幸的是,里瑟薇与二王子先后感染瘟疫,双双早殁,拓尔是被赫尔家族养大的。

  “何特使,你这是?”拓尔霸气十足,一点也不给吕薄冰面子,既不施礼,也不喊叔叔。

  “或许你该称我为叔叔。”吕薄冰决定压一压他:“我奉王兄指令,调查一件旧案,王兄专属匕首在此,大侄子你意欲何为?”

  “何特使,请回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作为陛下的全权代表,你敢拦我?”

  “要不要试试?”拓尔的态度很强硬。

  吕薄冰火大,这叫什么事。

  他可是史努克亲自委任的特使,并已经张榜公告,拓尔绝不会不知道,看来他与史努克之间颇有隔阂,不然绝不会不认史努克的帐。

  要硬闯吗?

  刚刚他让黑甲精骑往里面冲,并不是真的要造成冲突,而是要逼拓尔现身,没想到对方比守卫更难缠。

  拓尔号称乌渤海霸王,吕薄冰很好奇,乌渤海近二十年无战事,他到底有多厉害,这个霸王称号是怎么来的。

  走还是硬闯,吕薄冰陷入了两难。

  “特使大人,要不我们去找陛下吧。”柯里斯眼看气氛不对,忙打圆场。

  “不!”吕薄冰回了一个字,如果这点事都搞不定,还要找史努克,要他这个特使何用。

  原本他还在犹豫,被柯里斯这么一说,心中顿时生出豪气:“拓尔,霸王是吧,今天我陪你打一场,我若输了再不踏进这里,我若赢了,你给我乖乖让开。”

  话音未落,但见人影一闪,小佳已经抢在他前面。

  自从被胁迫到乌渤海,小佳就一肚子火,上次又被杀手埋伏,现在居然连别苑都进不去,她早就手痒痒。

  吕薄冰一说打一场,她就按捺不住了,即刻出手。

  “咳,抢我的活。”吕薄冰苦笑,他知道小佳的性格,没有拦她。

  小佳的剑法比他高得多,她出手更有把握,况且她是女子,对方号称霸王,应该不会对女子下狠手。

  拓尔心中也很疑惑,不是何童要和我打吗,怎么是一位女子,看对方的剑法,绝对是一流高手,不认真对待恐怕还不行。

  拓尔这个霸王,不是战场上得来的,而是在街头巷尾打架赢得的。当年史努克远走乌渤海,他才十一岁,弟弟与母亲先后失去,他成了孤儿,没事便在街上游荡,遭到其他孩子的嘲笑。

  拓尔很倔强,谁敢嘲笑他,他就打谁。他力气很大,又从小学武,打起架来毫不退缩,即便对方人多也不惧。他父亲虽然离开,但赫尔家族势力强大,那些孩子不敢对他下死手。

  所以无论多少人,无论被打倒多少次,拓尔都会爬起来接着打,打到对方求饶为止。

  久而久之,他便成了闻名乌渤海的霸王,街头小霸王。

  小佳与拓尔在别苑门前打了起来,兵器撞击声不绝于耳,双方出手都不留情。吕薄冰生怕小佳有什么闪失,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

  很快他发觉,与小佳的轻灵迅捷,有章可循不同,拓尔出手毫无章法,完全是街头乱斗的那种。

  他仗着力气奇大,兵器又是方天画戟,使用起来是一股狠劲,让人无法靠近。

  吕薄冰暗道好险,拓尔果然不愧是霸王,这一套招式虽然杂乱,但非常实用,若是在战场上,绝对是所向披靡。

  小佳虽然强健,力气比大多数男子都大,但对敌经验比他少很多,放在几个月前,绝不是他对手。

  他不知该如何评价拓尔的武功,应该在一流初期无限接近一流后期,每次出手都是直击要害,毫不拖泥带水,若是被方天画戟击中,不死也残。

  吕薄冰寻思,若此刻与拓尔交手的是他,有没有胜算呢,恐怕只有使出“风流七式”才有把握了。

  这几个月来,他与小佳经历生生死死,历经磨炼,与初出秦王府时已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拓尔虽然威猛,想要打败小佳却没那么容易。

  吕薄冰刚开始有点担忧小佳,不久之后反而开始替拓尔惋惜,他若败在小佳剑下,不知该作何感想。

  不知不觉间,二人对了六十余招,小佳从一开始摸不清对方章法,到渐渐占据上风,拓尔越来越压力山大了。

  过了七十招后,拓尔眼看不支,索性不打了,跳到一边,向小佳施礼。

  他自觉认输,言语中相当佩服:“姑娘好功夫!”

  小佳正打得过瘾,还没打够呢,见他突然这样,着急得双手乱划,让他接着打。

  这丫头,吕薄冰暗暗摇头,急忙喊住她:“小佳,大王子让着你呢,将剑收起来。”

  “哼!”小佳不服气,但还是听话的将软剑收了起来。

  吕薄冰转而对拓尔道:“大王子殿下,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真所谓不打不相识,拓尔立刻像换了个人似的,爽快地道:“请进,只有你和这位姑娘能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