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救驾1 > 第四十章 超一流高手
 
  时间慢慢逝去,对方从最初的被动中渐渐稳住。剩下的二十多人分成两组,武功好点的正面进攻,用弩箭和暗器掩护,行成一个严密的网。

  吕薄冰与小佳再也很难找到机会。

  又过去半个时辰,二人累得汗流浃背,不仅没伤到对方一人,好几次还差点被对方暗算。

  吕薄冰盘算着,这样下去迟早被耗死,必须腾出手来将无影针装好,但对方像癞皮狗一样缠着他,完全脱不开身。

  怎么办才好?

  他想到了办法,突然脚一点,像一只鸟似的冲向一棵大树。围攻他的四人轻功不如他,一下子被他挣脱包围圈。

  三名弩手急忙朝他猛射,使暗器的角度不合适,只能干瞪眼。

  这一招很险。

  身后的弩箭如风一样追来,若保持原有姿态定会被射几个窟窿。

  说时迟那时快,吕薄冰早有打算,身子尚未贴近大树,已伸出一只脚快速踹在上面。

  借着这股力道,整个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窜向另一棵更粗的大树。

  “哆哆哆……”那些弩箭凶狠的钉在树干上,力道之大,大树都颤动了起来。

  这要是射到人身上,哪还有命在。

  吕薄冰逃过一劫,落到目标大树的枝丫上,想也不想,赶紧一个侧身,闪到另一面,将身体隐藏了起来。

  有了树干阻拦,他不怕弓弩暗器了。在短短的一瞬间,他争取到了机会,忙将匕首插好,腾出双手填装无影针。

  那些人明知这里是荒岛,根本逃不掉,但惯性思维哪里能改得掉。他们以为吕薄冰要逃跑,互相对了下眼神,迅速动了起来。

  四名担任攻击的展开轻功,直扑过来,其他人也向这边移动,

  “来得好!”听见动静,吕薄冰暗道。

  他身子一动,从树后闪出来,挥动匕首迎面佯攻其中一人,同时衣袖摆动射出无影针。

  树林中光线昏暗,那四人又都是快速扑过来,哪能看得清小小的无影针,片刻之间纷纷着了道。

  他们感到身上某一处一麻,知道中了暗算,顿时心中慌乱。如此一来,四人都没心思再攻击吕薄冰,而是匆忙收住身形,往地上跌落。

  却不知那一块是他们布置的陷阱,底下是削尖的竹子,刚一跌落便有人着了道,发出凄惨的嚎叫。

  中了无影针完全失去战斗力要一个过程,若四人不收势,继续追赶吕薄冰,完全能将之困住,再借助弩箭和铁蒺藜,有很大机会在失去战斗力之前得手。

  可惜这些人不是之前那些士兵,没有那么凶狠。他们的攻势一停,吕薄冰便扑向一名弓弩手。

  那名弓弩手手中弩箭刚刚射完,还来不及重装,眼看生命有危险,惊得转身就跑。却不知吕薄冰的目标不是他,而是另一名正在甩铁蒺藜的家伙。

  此人眼见吕薄冰攻击弓弩手,便用铁蒺藜偷袭,却不知吕薄冰突然抽身,目标转向他。他手中空空,被吕薄冰逮到机会,刀光过后,一刀穿喉,去了该去的地方。

  其他的弩箭与铁蒺藜极速的招呼了过来。吕薄冰暗暗冷笑,伸手搭上此人的肩膀,奋力一跃扑向另一名弓弩手。

  嗖嗖,噗噗,弩箭和铁蒺藜爱上了这家伙摇摇欲坠的躯体,给了他深情的死亡之吻。

  而此时吕薄冰已扑近那名弓弩手,手指一动,无影针正中对方额头。对方感觉额头被蚊子咬了一下,慌得撒手就跑,连弓弩也不要了。

  吕薄冰才没空管他,再次扑向一名使用铁蒺藜的家伙。那人目睹同伙一个丢命一个逃跑,已没了斗志,见吕薄冰扑过来,再没心思射出暗器,拔腿便跑。

  他这一跑,余下的几个家伙顿时慌了,如同斗败的公鸡,四散溃逃。

  那几个中了无影针的此时胆战心惊,不知如何是好,掉入陷阱那个还在哀嚎,那个额头中针的已在摇摇欲坠。

  片刻之间,吕薄冰将这一组人击溃。他感觉轻松了好多,正准备去协助小佳时,一个人影如鬼魅般出现。

  吕薄冰脸色骤变。

  此人身手了得,绝不是他能对付的,即便与小佳联手,胜率也不高,但此刻小佳被人困住,二人哪有机会联手。

  他心中叹息,完了完了,小命要丢在这里了。

  他思想觉悟很高,判断力也很正确,如果那人向他们出手,他确实活不成,小佳也活不成。

  不过此人是来帮他们的,因此倒霉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些假扮侍僧的杀手。

  小佳不像吕薄冰,打不过时会想办法,甚至会耍些鬼点子。她非常纯真,实打实的打架,对手又是领头的率领的那一组,早被逼得头发散乱,鞋也掉了一只。

  她此时已是强弩之末,毫无还手之力。

  更危险的是,她刚刚差点跌入陷阱,一只脚已经踏上,幸亏她身子轻灵,及时将脚收了回来,给鬼门关丢了一只鞋。

  若吕薄冰迟些解决这一组,帮手也不来的话,她就得去鬼门关报道。

  她很幸运,不仅吕薄冰腾出手,还来了一位超一流级别的帮手。那人一出手,如虎入羊群,杀手们的末日便到了。

  小佳危机立刻解除,并且化身为一只狼,恶狠狠的扑向羊群。

  不一会那一组人一个个丢了性命,要不是吕薄冰及时阻止,那领头的也差点被小佳干掉。

  小佳非常不开心,将那些被无影针弄昏迷的家伙,一个个补剑,送他们上西天,吕薄冰看得心惊肉跳。

  那位高手用白色围巾包裹着面容,她似乎也看不过意,右手抚胸,默念经文。

  不要得罪女人,哪怕是单纯的女人,吕薄冰得出一个教训。

  吕薄冰向那位高手感谢,发觉对方是一位上年纪的乌渤海大妈,戴着一个弓形吊坠,打扮很普通,慈眉善目的,寻常走在街上很难引起人注意。

  厉害啊,乌渤海居然有这等武功的大妈。

  吕薄冰一边心惊,一边暗道侥幸。

  幸亏她是来帮忙的,若是对方的人,后果,嗯,没有后果,就在这荒岛长眠吧。

  他很快发现一个问题,对方不会大央语,这可让他难办了。无论他说什么,这位都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搞得他以为脸上长出了一朵花。

  万不得已,他右手抚胸,向对方鞠了一躬,对方同样还了他一个。

  吕薄冰无奈,走向那名领头的,他得审出幕后黑手。那几名小鱼小虾跑了就跑了吧,上天慈悲,但愿他们不要再遇上小佳这么狠的姑娘。

  很快他又发现一个问题,这个被小佳打断一条腿的家伙,也不会大央语,他的审问没法子进行,只能求助于大妈。

  他比划半天,大妈总算懂了,跑过去解下对方面巾,狠狠打了几耳光。

  对方是一个中年人,相貌平凡,唯一醒目的是修剪得很好看的棕色八字胡须,大妈打得他头晕目眩,满嘴是血,满脸郁闷。

  “好个慈悲的大妈,你怎么不杀了他呢。”吕薄冰嘀咕着,话音未落,面色大变。

  这句话那大妈似乎听懂了,手在对方头上一摆弄,“咔嚓”一声将那人脖子拧断了,血花飞溅,大妈毫不在意,随手将脑袋提了起来。

  这是谁家大妈啊,吕薄冰欲哭无泪,好容易逮到一个活口,就这么被大妈给扭断脖子,你是来帮我还是来坑我的啊。

  你一定是来坑,不,是来帮我的。

  大妈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人目瞪口呆。她不顾血腥,在那人身上搜索一番,没找到任何东西,便将对方外套脱了,将那颗脑袋裹了,用手提着,并且摆摆手让吕薄冰与小佳跟她走。

  你有船吗,你有搜集人头的癖好吗?吕薄冰好想问,他不知道大妈是怎么来的,反正这大妈不好惹,千万别得罪她。。

  他猜对了一半,大妈还真有船。

  只不过船很小,船桨还没有,只有一根竹篙,大妈将头颅扔到后舱,洗了洗手上的血迹,然后解开固定小船的绳索跳了上去。

  吕薄冰与小佳没辙,将手和脸上的血迹洗了洗,衣服上的就没辙了。随后,小佳将另一只鞋脱了,去了袜子,跳上了船。

  等吕薄冰再上来,那船舱快与水面持平,慌得吕薄冰动也不敢动。

  大妈坐在船尾,吕薄冰与小佳相对而坐,与大妈不同,他俩没有再遮掩口鼻。

  经历一场恶斗,难得的甜蜜时光。吕薄冰看着小佳白皙秀丽的脚,痴傻得像一只癞蛤蟆。

  小佳一点不在意,还故意伸出一只到他鼻翼下。这倒让吕薄冰不好意思了,大妈在看着呢。

  他握住小佳的秀足,赶紧放下,触感之好,让他神魂颠倒。

  大妈划船的技术不赖,小船弯弯海中游,稳稳当当君莫愁。当一只海鸥在天空发出欢快的叫声时,她将吕薄冰和小佳送到海中央的岛屿,最高神庙的所在。

  出家人下手也太狠了吧!

  吕薄冰这时才意识到对方是圣祖寺的侍僧,对方是恰巧路过吗?

  他不知道。

  但不管怎样,对方将他带到了真正的目的地。

  我的圣女大人娜塔莎,我来啦,他心中狂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