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哈密文学 > 豪门甜妻:老公太凶猛 > 第133章 在一起
 
官若盈嘲笑道:“原来是这样!呵呵!性王的就是副总吧,其实我能看出来,你未婚妻爱你,现在依然爱着你,否则她不会因为我而产生那嫉妒憎恨的眼神,刚才在楼下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股子憎恨,如果她不爱你,应该是畅快才对。你要相信我,女人的直觉很准的!还有你明明那么爱她,可要故意装清高,你真的看淡了吗?你真的跳出那剪不断的情网了吗?如果真是这样,你何必如此忧愁?你们两个人只不过是再互相伪装罢了,装作看不见多方,装作互不相爱,搞不懂你们两个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有些东西完全可以好好的谈谈,说不定会有解决的方法,这也不至于让你们在这样痛苦下去。”

张正仿佛被官若盈的话说通,脑袋一片空明。可惜他们已经发生了太久太久的关系,其中所发生得事情是不可能让张正遗忘的掉得,就算他一时之间可以原谅朱红,可以不计较一切,但真的能过得长久吗?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产生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痕,这条裂痕犹如一道鸿沟,就算时间的风沙在强悍也不可能能填补好这道黑色的深渊。

“官若盈,谢谢你!可惜太晚了。当初要是我能再坚强一点,能不为了公司多陪她一点也许事情并不会变得像如今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没错,我忘不了她,可她给我带来的伤害太深了,我就算表面上装作可以原谅他,但我依然还是过不了我内心之中的那条坎。官若盈你应该明白爱一个人的感受,就像你背后的那名杀手一样。”

官若盈默默的点了一下头,此时此刻她脑海中浮现了上官宇飞的影子,的确如张正所说的一样,即使上官宇飞现在跪在她面前求自己,自己也不会和他和好,就算如今自己对他依然有着无法泯灭的感情也罢。

张正的话无形中跟官若盈的内心产生了共鸣,不知不觉中官若盈把手搭到了张正的肩膀上,对他温和典雅的笑道:“其实我们很像,我明白你的感受。给你说下我的故事吧!以前我有一个男朋友,可笑的是他竟然是名鸭子,更可笑的是我还爱上了那只鸭子,而且爱的不能自拔。不过后来他背叛了我,给我带来了很大得伤害,这种伤害让我无法再次原谅他,不过还好,我挣脱了出来,伤的太深也会让人做出改变,其实这算不上坏事后来我遇见了陈霸,他是一个好男人,很细心也很完美,可惜他也背叛了我”

张正默默的听着官若盈所讲的故事,感觉非常不可思议,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如此复杂曲折的爱情,跟官若盈的情感经历相比较,张正突然觉得自己的伤害简直是微不住道,既然一名小女人都能这样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感情,作为一名老董难道还比不过一名女人?

听这些故事后,张正对官若盈也添加了几分更多的好感,如今相互诉苦的男女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都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这也让他们越聊越投机,彼此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微妙。

此时张正好奇的打断道:“你还爱那个清风扬对吗?为什么不去找他。”

官若盈自嘲一笑,“我找不到他,他抛弃了我,因为他有自己的生活,白天你看见了,他对我说过,他会永远消失,他是一名很认真的男人,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即使失去生命也罢,别人说他是一名冷漠的杀手,可我觉得他比任何人都要可靠,他性本善良,只是被恶魔给迷惑了而已。原本我很想跟他一直好下去,可惜有缘无份罢了,我一直在寻找真爱,却一次又一次被爱神给愚弄,直到现在我还是孤身一人也许这就如你所说都是宿命吧。”

张正这时从冰柜里拿出了两瓶boyaky递给官若盈一瓶,很是自然的打开畅饮,此时他不知怎么的很想喝酒,也很想找个人陪自己共醉。

官若盈没有拒绝,她此时也有着同样的感觉,叫张正把她打开红酒盖后倒上了一杯慢慢的品尝起来。

张正没有官若盈这么注意形象,直接抱着酒瓶猛灌了一口,嘴边长呼了一口气道:“呼!爽,呵呵!官若盈你的经历让我想到了一个词语来形容,你的遭遇就向这红酒一样甘甜中带着一丝苦涩,三杯红酒本来是美丽的颜色,可惜却只能各自品味、各自默默品尝那种苦涩的怅然。

官若盈的心事被张正所点燃,一股子心酸让她非常难过,默默的她喝了很多酒,仿佛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大脑一般,可惜现实不会这样,她深刻的知道麻痹是她对现实的一种逃避,也是一种对他的伪装,在官若盈的心中,清风扬和陈霸都有着一种让别人无法取代的地位,他们两个就像是上天赐给自己的天使一直在默默的守护着自己,而自己却不懂得去珍惜,当他们双双离开后,才感觉后悔某及。

官若盈带着几分酒意自嘲的说道:“哦?什么词语说来听听,呵呵!。”

张正又猛灌了一瓶红酒,带着几分玩笑般说道:“红颜笑!哈哈!官若盈觉得这个词语怎么样?

官若盈听后大为震惊,不禁带着万分嘲笑道:“好!好呀,红颜笑!我是该好好的嘲讽一下自己,那些不该来的爱情,也就能弹指一笑罢了。”

说完两人同时大笑,这也让门外的朱红内心中万分嫉妒,她是第一次看见张正和别的女人聊得如此投机,也是第一次看到张正向另外一名女人敞开了心扉,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尊严被别人践踏了一般,很是憎恨。

朱红悄悄离开了张正的房门前,心中非常嫉妒想到“张正,没错!我以前是爱过你,可惜我更爱利益,在利益的面前感情算什么?就像现在我俩心知肚明可你能把我怎么样?你敢对付我和王哥吗?你敢吗?哼,虽然我对你期望不大,可是我还是对你有着一股无法替代的感情,既然我得不到我就要毁了它,上次没有除掉你,那我这次便除掉她,我不会让别的女人碰你,你是我的,是我的。”

想到这,朱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给王仇打了一个电话,口中妖艳的说道:“喂!亲爱的,洪胖子今天没有杀死张正,看情况他还不知道是我们利用了胖子,他今天带回来了一个女人,有机会帮我查查她的背景,恐怕和这次张正逃脱有莫大的关系,亲爱的,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每走一步都要谨慎,任何细节都不要放过知道吗?”

朱红说道这,突然被王仇的话给惊呆了“什么!在河里发现了洪胖子的尸体,他死了?天呀!没想到张正竟然敢杀了他,好吧!暂时不要让洪老大知道他亲戚是怎么死的,不然我们脱不了干系,嗯!好的,这事交给你处理了!”

电话那头王仇仿佛心有成足,丝毫也不畏惧的补充道:“放心吧宝贝,张正那庸人何惧之有?他的地位是靠父母传承,而我则是靠的是实力!我今天去局里打听过情况,根据钟局长所了解的情况是,当时洪胖子的马仔围殴张正,那姑娘叫做官若盈,我们完全可以把洪胖子的死怪在她身,这样我们便高枕无忧,哈哈。”

朱红听后大惊,突然间想到了张正今天带回来的女人,一下子有所醒悟道:“亲爱的,放着我来,我怀疑张正今天带回来的女人就是官若盈!没错!一定是她,我还记得第一眼看见她时,她衣服上还沾有淡红色的印记,我当时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印记,听你这么一说现在想通了,那一定是早已干涩的血印,洪胖子的死和肯定和她脱离不了干系,等我明天查名她的身份我在给你打电话,现在张正和那小贱人好上,我不好进去看,放心吧!亲爱的,你的计划不要停,我们要一定要把他们两个一起除掉,嗯!就这样亲一个波!以后公司就是我们的了呵呵!。

说完朱红挂了电话心中一片怅然,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好运,送上门的羔羊哪有不吃的道理?

官若盈和张正似乎彼此之间找到了那失去已久的默契,心灵中所受到的创伤使他们莫名间感到了一处共鸣,如今他们正含着醉意敞开了心扉侃侃而谈,在交流中官若盈也了解了张正背后的力量。

原来张正表面上是一所集团的老董,可父辈起家全是靠黑道背景的支撑,如今事业大成,那些黑道势力便成了他们集团的吸血虫,每月集团要花大量金钱来供养两大势力,同时依靠黑道势力的强横力量作为公司的保护伞,它们彼此之间相互合作,为了那高额的利润张正也会为青龙会和洪帮运输毒品获取利润,顺便利用公司的名义帮忙洗钱。

当官若盈得知这些背后的东西后,她似乎见怪不怪,张正的这种运营模式似乎和李家有些相识,对于y市这公开的秘密,张正自然心直口快,警匪合作早就成了y市不变的传统,官若盈完全知道向他们这种社会的毒瘤,在y市完全得不到根除,除非有命去揭发y市那些贪婪腐朽的政客。

官若盈双腮绯红,现在她已经彻底改变,即使面对最可怕的恶魔,她也丝毫不会胆怯,更别说是张正的背景了,所以对于张正的坦白官若盈还是非常满意。

官若盈说道:“你把你所有的秘密都告诉我了就不怕我揭发你。”

张正哗然一笑道:“除非你有个几百万那贿赂那些官员,否则你明日天送去的揭发草书第二天便会出现在我的手里。当然!这不是我告诉你所有一切的重要原因,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你,就像你不会出卖一名国际杀手清风扬一样,对于自己认为值得交得朋友我不喜欢藏着秘密去交往。”

官若盈坦然的笑了,对于张正这名朋友她觉得的确值得自己去交往,像他这种对朋友毫无隐瞒的人,世界上已经非常少见,从他那坦率的个性上官若盈能看出来,他就和陈霸一样,没有虚伪、没有狡诈,有的只是对朋友的那份真诚。

官若盈取笑道:“其实你并不适合做一名坏人,你应该去当警察,这样世界才会真正的和平。”

张正叹道:“其实这个世界坏人与好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定义,只不过是利益改变了人性,警察不一定都是贪污**的份子,好警察很多!可惜他们生在某个地位或则处境上逼不得已罢了,就像我!我虽说是一名坏人,可是我并不是如传闻一样那么邪恶,只是生在了y市这混乱的世道让人逼不得已,哎!

“所以今天你便和洪胖子在那低级饭店了会面,就是为了低调交易吧。嗯!如果是这样那一切就说的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